“学者胡景北”公众号一年总结

2018年11月6日,我开通了自己的微信公众号“学者胡景北”。时间飞逝,我的公众号竟然已经一年了。借这个机会,总结一下,也许是有益的。

根据公众号首页“已群发消息”的信息,在这一年里,我的公众号总共发布文章118次,大概每三天发布一次。在这118次发布的文章中,28篇是在这一年内新写就的,占比24%;75篇是自己早先发布在网络上的旧文,占比64%;同一文章另外重复发布14次,汇总一次(我的知青日记)。

正如我在公众号开通序言中所说,我的文章涉及人生、经济和政治为主。粗粗分类,在所发布的非重复的103篇文章中,以人生、经济和社会政治为主题的文章,大约各占三分之一,符合开通前的预期。

和所有公众号文章一样,我的文章也免不了“敏感词”问题。在这一年所发布的118次文章中,有28次“无法查看”,占比近24%。但就非重复发布的103篇文章来说,共有18篇文章“无法查看”,占103篇的17%。对一部分初次被标为“无法查看”的文章,我试图找出看上去可能像“敏感词”的词汇即“可能敏感词”并修改之,然后再发布。这就是本文所说的“重复发布”包括一篇文章的多次重复发布。重复发布的努力有成功也有失败。成功即修改后能够查看的文章为:

  1. 成为好人的路有许多条
  2. 我的知青日记III

没有修改可能敏感词和修改后依然无法查看的文章为:

  1. 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年:1978年的起步

(https://www.hujingbei.net/archives/1673)

  1. 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年:相对宽松的社会环境

(https://www.hujingbei.net/archives/1685)

  1. 君主乎?人民乎?

(https://www.hujingbei.net/archives/280)

  1. 插队落户五十周年纪念

(https://www.hujingbei.net/archives/1738)

  1. 文化大革命与中国历史轮回

(https://www.hujingbei.net/archives/552)

  1. 语言的交流与平等

(https://www.hujingbei.net/archives/354)

  1. 实践民主

(https://www.hujingbei.net/archives/86)

  1. “丛林法则”不是自由主义

(https://www.hujingbei.net/archives/84)

  1. 权与礼

(https://www.hujingbei.net/archives/44)

  1. 吉林大学双科院长的义和团忽悠——评李晓的《国家命运和个人命运》

(https://www.hujingbei.net/archives/1589)

  1. 禁食一天有感

(https://www.hujingbei.net/archives/1913)

  1. 答无归先生兼谈中华民族到了新的危险时候

(https://www.hujingbei.net/archives/1920)

  1. 建议撤回《逃犯条例》修订案

(https://www.hujingbei.net/archives/1965)

  1. 抗议微信封号

(https://www.hujingbei.net/archives/1950)

  1. “2050年以后”的中国经济制度

(https://www.hujingbei.net/archives/119)

  1. 想到辛亥革命

(https://www.hujingbei.net/archives/1607)

在这一年里,微信确定一篇文章是否“无法查看”的方式经历过一次重大变化。就上面列出的“没有修改可能敏感词和修改后依然无法查看的文章”来说,2018年11月初到2019年5月中旬,我发布的公众号文章中,有11篇被“无法查看”。但它们在发布后一段时间里都被传播,阅读次数最多为4397(前第10篇),最少亦为10(前列第1篇)。因此,在这半年多时间内,微信采取的主要方式应当是在传播过程中“接到举报”后再确定“无法查看”。但是,至迟从2019年6月开始,微信检查的主要方式改成在发布环节审查,对触及敏感词的文章禁止发布并立即宣布“无法查看”。所以,这样的文章无法进入传播过程,也就没有阅读量。我在2019年6月及以后发布的6篇“无法查看”文章,阅读量便是0。

就阅读量而言,允许查看的85篇文章和曾经允许查看的11篇文章即总共传播的96篇文章的平均阅读量为589次。其中,阅读次数居前三位的文章是:

1.华为是否违法,我国应有说法, 27,316次

https://www.hujingbei.net/archives/1717

2.吉林大学双科院长的义和团忽悠——评李晓的《国家命运和个人命运》,4,397次

https://www.hujingbei.net/archives/1589

3.公众号上线序,1,106次

https://www.hujingbei.net/archives/1656

当然,如果每篇文章都允许查看,上述排序应当不同。例如,“插队落户五十周年纪念”文章在被“无法查看”前已经达到999次阅读;如果始终允许查看,今天总结时有可能超过“公众号上线序”的阅读量。

总的来说,直接针对当时网络关注热点的文章,阅读量较大。同时,就平均数而言,稍后发布的文章,阅读量明显超过早期发布文章。后者应当和我的公众号慢慢为人所知有关,而和文章质量不一定相关。

这里,我再一次对微信的“无法查看”规则提出抗议。微信的这一规则完全排除了公众包括知识分子对我们民族和社会许多重要问题的理性讨论。举个例子,在“建议撤回《逃犯条例》修订案”一文中,我从中国内地的立场,理性地提出了撤回的八个理由。有关当局后来也确实撤回了该案。但因为微信禁止传播我的“撤回建议”文章和其它类似文章,有关当局的撤回举措就不能不显得突兀,很多网友完全没有思想准备;同时,撤回也显得过迟。如果微信一开始就允许此类文章查看,事情的发展对整个国家就会顺利得多。所以,如果微信不根本改变现有规则,微信其实就堵塞了言路;而我们国家和我们每一个个人,都将为此付出沉重代价。

“夜话”2019年第12期,2019年11月6日

(注:在微信公众号发布时,删去最后一段,加上说明如下:

本文初次发布被“无法查看”,乃删去最后一段,其内容是批评微信的“无法查看”规则。有兴趣的读者请见“阅读原文”,谢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