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 农业劳动力转移平衡表

第二章 作为农业劳动力转移典型国家的中国

2.8 农业劳动力转移平衡表

本章前面五节利用统计资料从数量上研究了中国1978年以后的劳动力转移。中国劳动力转移可以分为劳动力在就业和失业、农业和非农业、乡村和城镇之间转移三类。中国劳动力可以分为就业、失业、农业、非农业、乡村、城镇、城镇就业和乡村非农就业八类,劳动力转移便发生在这八类群体之间。注意这八类互相之间有所重合。由于中国只有城镇劳动力才有资格登记为失业者,所以劳动力在就业和失业之间的转移仅仅发生在城镇;由于城镇劳动力都被统计为非农劳动力,农业劳动力仅仅存在于乡村,所以城镇内部不存在劳动力在农业和非农业之间的转移,而乡村内部存在这样的转移;由于失业者不可能在城镇和乡村之间转移,所以劳动力乡城转移仅仅是乡村就业者的乡城转移。总结前面的研究并参照常见的资产平衡表方式,我们列出中国劳动力在1978-2015年之间的”平衡表”,这就是表2.18。该表中的”自然增长”和”净转入”项目都是根据所有各类劳动力或就业的”自然”增长率皆等于社会总劳动的统计增长率假定估算的。在该表中,19782015年年底数据是存量,”自然”增长和”净转入”是该期间的流量。流量源自起点的存量又汇入终点的存量。存量数据来自统计资料,流量数据则来自本章前面五节的估算。我们可以看出,若所有各类劳动力与就业的”自然”增长率都等于总劳动力统计增长率,则在这三十七年间,中国发生的劳动力转移可以细分如下:

        1)劳动力少量地从就业转入失业,转入量仅为142万,年均不足4万。

        2)劳动力大量地从农业转入非农业,转入量高达2.8亿,年均超过760万。

        3)劳动力大量地从乡村转入城镇,转入量超过2亿,年均超过550万。

        4)劳动力亦从乡村农业转入乡村非农业,转入量近7800万,年均达210万。


由于农业和乡村劳动力的”自然”增长率不应当低于总劳动力统计增长率,所以表2.18列出的”净转入”数字应当都是最低净转移数据;实际转移数量不但应当大于、而且应当显著大于这些数字。

2.18 中国劳动力转移平衡表,1978-2015


亿人,%

1978年 期间”自然”增长 期间净转入 2015年
总劳动力
数量 4.07 3.77 7.84
占2015年比重 51.88 48.12 100.00
总就业
数量 4.02 3.74 0.01 7.75
占2015年比重 51.84 48.34 -0.18 100.00
失业(=城镇失业)
数量 0.05 0.03 0.01 0.10
占2015年比重 54.87 30.43 14.70 100.00
农业劳动力
数量 2.83 2.18 -2.82 2.19
占2015年比重 129.22 99.54 -128.77 100.00
非农劳动力
数量 1.18 1.55 2.82 5.55
占2015年比重 21.26 27.93 50.81 100.00
乡村劳动力
数量 3.06 2.68 -2.04 3.70
占2015年比重 82.70 72.43 -55.14 100.00
城镇劳动力
数量 1.00 1.10 2.04 4.14
占2015年比重 24.15 26.57 49.28 100.00
乡村非农就业
数量 0.23 0.51 0.78 1.51
占2015年比重 15.23 33.77 50.99 100.00
城镇就业
数量 0.95 1.05 2.04 4.04
占2015年比重 23.51 25.99 50.50 100.00

1:本表估算以各类劳动力或就业的”自然”增长率皆等于社会总劳动力的统计增长率假定为前提。

2:本表”自然”增长和净转入数据都不包括1978年内的发生数。

我们从另一个角度观察表2.18。若各类劳动力自然增长率皆等于总劳动力统计增长率,则从1978-2015年,中国农业劳动力转移和乡城劳动力迁移分别为2.82亿和2.04亿人;同时,乡村农业劳动力向乡村非农业净转入近0.78亿。换句话说,1978年以后转出农业的2.82亿劳动力中,有2.04亿转到了城镇非农部门,剩下的约0.78亿转入乡村内部的非农产业。所以,中国在这三十七年间发生的农业劳动力转移,是农业劳动力向城镇和乡村的非农产业转移。从总量上看,自乡村向城镇迁移的劳动力不是乡村非农劳动力,而只是乡村农业劳动力;或者说,乡城劳动力迁移仅仅是农业劳动力转移的一部分,而与乡村非农劳动力无关。[1] 我们用图2.18表示中国农业劳动力转移和劳动力乡城转移之间的这一关系。





2.18 中国农业劳动力转移和乡城劳动力迁移关系,1978-2015

(注:该图的两个箭头和下方两个框应当并排,表示农业劳动力向乡村和城镇非农业转移。对于目前的不恰当显示,作者表示道歉。)

注释:

[1] 从结构上,一个农业劳动力完全可能先转移到乡村非农产业,再从那里迁移到城镇非农部门就业。同时,一个刚刚达到劳动年龄的农村青年可能没有从事农业而直接转入非农部门就业。但本书在这里不涉及农业劳动力转移的具体形式和路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