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学术标准:在我这里行不通”的小波折

我已经差不多三个月没有写公众号文章,只是宅家翻书,把一些真金白银换来却尘封许久的书翻了一番。不料今早打开微信,却“无端地”收到一份违规通知如图:

这份通知说的文章“非学术标准,在我这里行不通”,是我2009年写的,当时发布在微博上,2020年发送到微信公众号。2009年我执教于同济大学中德学院。该文说的是我认为某位硕士生的论文不合格,不能通过答辩。其父从事教育行政工作,特地赶来上海责问我,“拿出一份据说是某个单位接收某位研究生就业的证明,要求我通过那位研究生的毕业论文,让他毕业,其理由是做教师的应当给研究生毕业,尤其在金融危机期间就业难,研究生找到了工作,做教师的就应当通过他们的论文,让他们毕业、就业;而且这还是党和政府的政策。”

我当然知道“教育行政部门”的厉害。早在上海财经大学任教期间,我就听过校领导抱怨,说某学生考研成绩不够,但家长是“教育行政部门”的,所以只能录取。显然,录取后也只能让其“顺利毕业”。但即使如此,我依然一口拒绝他的责问。我的拒绝理由很简单:研究生论文合格与否的准绳是学术标准,只要达到学术标准,论文就合格。论文合格才行,论文合格就行,别的标准和理由免谈。

送走那位客人后,我写了上述博客文章。有心人至今依然能够查到该文(https://www.hujingbei.net/archives/389)。在该文中,我写道:

“在我的职业生涯里,我听到许许多多‘要求’或者‘请求’教师让研究生论文过关的理由,最近遇到的就有论文太仓促、别人已有好评、女研究生准备生育等理由。但最常见的理由是户口和工作。上海户口、工作‘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只要论文通过就行了;如果不通过,户口、工作就都没了。我没有亲自听到的理由更是五花八门。比如前两天听说北京一位研究生以自杀为理由,让教师通过了他的论文。正如上午那位客人对我说的,‘教师要有人性’,我们教师要做的,似乎就是让研究生论文通过,毕业。”

然而,我依然是那句老话:论文合格才行,论文合格就行,别的理由免谈。近几年中我的研究生中有人放弃了论文写作,有人推迟毕业。我否定了我参与评审的许多论文。有人找到我声泪俱下;有人对我义愤填膺,只是他们在我面前都没有争辩他们的论文合格。是的,教师要有人性。但一个人的人性要表现在他的正直上。人云亦云,随波逐流,那不是人性,而是群体动物恐惧而从众的兽性。”

接到违规通知后,我一读二读再读拙文,没有发现拙文任何违反法律法规和政策之处。这里特别声明的是,我绝对不相信拙文所指的那位研究生会投诉拙文,因为拙文一没点名,二特别强调硕士论文是否合格和一个人的人生是否成功没有关联。写不出合格论文的人完全可能在经商、从政诸方面成功,而硕士论文合格者后来更完全可能碌碌无为,这就是所谓的“肄业生比毕业生更有作为”的悖论。第三,被我评为论文不合格的学生,后来大都和我保持很好关系。举一个例子。就我所知,在我执教十几年的同济大学中德学院经管系里,好像只有一位北京籍的硕士生因论文不合格而放弃学业。而那篇论文的不合格便是我判定的。该学生家长应当不在教育行政部门任职,不知道如何“管”教师,但更可能是他们教子有方,所以不但他们自己没有来责问我,而且那位学生后来到上海访问我时,我们交谈融洽。他告诉我说自己无意于经管专业,无心撰写经管论文,对我的判定心悦诚服。我很感动,亦知道他即使放弃硕士学业,后来的工作状况也很好。这里,我再一次向他、向曾经被我判定论文不合格和合格的每一位学生表达我的衷心祝愿:身体健康、人生有成!

因此,我希望,第一,微信管理层撤销对拙文“非学术标准:在我这里行不通”的违规处理;或者第二,微信管理层指出拙文违反的具体法律法规和政策,让我心悦诚服,更让我避免再次违规。但愿我的希望不会落空。

“胡景北夜话”2022年第9期,2022年7月25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