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业劳动力转移:中国在世界的位置

(农业劳动力转移科普系列第1期)

从今天开始,我准备利用微信公众号发表一系列有关农业劳动力转移的短文。农业劳动力转移是我几十年来关注和研究的问题,在跨入古稀之际,我想用通俗易懂的文字向大家汇报自己的一些研究心得。今天的第1期,开门见山,先讲一下我国农业劳动力转移在世界的位置。

当今世界,每个国家都把农业劳动力转移看成一件“好”事。既然是好事,各国都愿意做,就会出现有的国家做得好一些、快一些;有的国家做得差一些,慢一些的情形。对“好”和“差”,每个人评价不同,找不出公认标准。但对“快”和“慢”,公认标准还是有的。这类似赛跑。有人跑起来风度好姿势好速度快,有人昨晚刚失恋,心情差风度无姿势烂速度还上不去。我们看比赛,会挑剔选手的风度和姿势,但要说到标准,也就只能在快慢上谈标准。世界有差不多200个国家,农业劳动力转移是这些国家比赛的赛场:不管面积大小、人口多寡、历史长短、距海远近,大家都是一个标准——-谁的农业劳动力转移快。

赛跑讲起跑线公平:从同一条起跑线在同一时间点出发。农业劳动力转移竞赛也要讲起跑线公平。好在世界几乎所有国家,先前都是农业社会,绝大多数人是农民、绝大多数劳动力是农业劳动力,因此同一起跑线的条件大体是满足的。同一时间点这个条件就不行了:有的国家开始农业劳动力转移早,有的国家迟。比如,英国应当在1700年就开始了农业劳动力转移。100年后,美国才开始转移农业劳动力。而中国再怎么往早算,农业劳动力转移的起始年份也不会早于1850年,也就是迟于英国150年、迟于美国50年。比中国更迟的国家多的是,比如东南亚和非洲大部分国家,要到二十世纪才开始农业劳动力转移。

起跑时间点不同,让我们无法判断各国跑得快慢。不过我们可以另辟捷径,找一些替代方法。假如有两个时间点A和B。在A点上,各国的起跑线不同,就是各国已经转移的农业劳动力数量不同。但起跑时点相同:各国统一地从A点开跑。所以,我们可以比较各国在A、B两时点之间跑的快慢。用这个方法,我们观察中国农业劳动力转移在世界的位置。

我们选出1991年为A,2020年为B。2020年的选择没有异议,因为全世界的2020年数据要到现在2022年才能够出炉。为什么选1991年为A?那是因为从这一年起,我们才有比较权威的世界数据。世界劳动力统计的权威机构,是联合国下属的国际劳工组织。冷战时期,社会主义国家的劳动力数据是高度保密的,不可能上报给国际劳工组织。而缺少中国等一批大国或重要国家的统计资料,世界统计数据自然无从谈起。中国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向该组织上报数据。但直到1990年那次普查,中国才基本搞清自己的劳动力数量。其它许多国家也在那一年搞人口普查。冷战结束,原先不愿意向国际劳工组织提交资料的一些国家亦改变了态度。因此,1990年以后,我们开始有了具备一定权威性的世界数据。

时间点用两个年份确定后,我们还要确定比赛的指标。我们选用农业劳动力占社会总劳动力的比重为测量农业劳动力“数量”的指标。用比重而非绝对数的原因,是不同国家之间的绝对数差别,无法说明它们之间农业劳动力转移的快慢。比如中国农民多,某一年农业劳动力转移的数量,可能超过许多小国那一年全部农业劳动力人数。因此,就像比较各国富裕程度要用人均收入一样,比较各国农业劳动力转移快慢也要用相对数指标,这就是农业劳动力比重,简称为农劳比。

按照上述思路,我们可以比较1991到2020三十年间各国农业劳动力转移速度。本文仅仅比较中国和世界的速度。看图。

图中实线代表世界农劳比,虚线代表中国农劳比。世界农劳比是世界农业劳动力与世界总劳动力相除后的比值,可以视为世界各国农劳比水平的平均数。显然,在这三十年里,世界和中国曲线都呈现强烈的下降趋势,就是说,世界和中国都处在农业劳动力转移的大趋势中。这一点值得多说两句。第一,这种大趋势不单单出现在1991年以来的三十年里,而是早就出现在世界层级上和中国范围内。只是由于缺乏具体数据,我们不能武断地把这两条曲线向左边延伸。第二,2020年以后,这种大趋势应当持续,全世界和中国的农劳比应当继续下降。当然,我们不能够排除大趋势中的波动和反复,农劳比在世界层级和中国范围内短暂上升也是可能的。但我相信,农劳比下降和农业劳动力转移的大趋势不会改变。

我们从图中看到的第二点,是中国曲线追赶和超越世界曲线。1991年,中国和世界的农劳比分别是59%和40%。中国比世界整整高了十九个百分点。具体地说,1991年在中国,每100个劳动力中,有59人从事农业;可世界平均数只有40人务农。也就是说,到1991年时,中国在世界农业劳动力转移赛跑中,远远落后于世界平均水平。可在1991年以后的绝大多数年份里,中国农劳比下降速度远远快于世界平均水平,因此,中国不断追赶世界,终于在2017年赶上世界平均水平。那一年,中国和世界农劳比分别是26.3%和26.4%。随后,中国继续保持高速度,持续超过世界水平。到2020年,中国农劳比降为23.2%,而世界农劳比才蹒跚降到25.6%,中国农劳比竟然比世界水平低了2.4个百分点。所以,我们可以说,三十年前,中国在农业劳动力转移的世界竞赛中远远落后;三十年后,中国不但赶上、而且还超过了世界平均水平。

再来看中国和世界在这三十年里的农业劳动力转移速度。后者可以看作农劳比在这段时期的变化量或者降低量。中国农劳比在1991和2020年分别是59.4%和23.2%,降低量是36.2%,世界农劳比在这两年分别为40.1%和25.6%,降低量为14.5%。可见,中国速度是世界速度的几乎一倍半。正是这样显著的速度差异,把中国从世界农业劳动力转移赛场上的遥遥落后者,变成赛跑队伍中间组的一员。      

之所以说在2020年,中国进步到了赛跑中间组,是因为中国农劳比低于世界平均数还不多。具体排位需要的资料整理工作太多,单枪匹马无法胜任。我在这里直接使用国家统计局整理的数据,列出世界若干重要国家在2019年的农业就业比。这个比值指的是农业劳动力占总就业的比重。它和农劳比的分子相同,分母不同。前者分母是总就业,后者分母是总劳动力。在劳动统计学里,总就业+失业=总劳动力,所以,农业就业比的分母小于农劳比分母,农业就业比大于农劳比,但两者相差不大,变动趋势亦相同,因此可以同等地解说农业劳动力转移赛事。看表。该表进一步指出,中国在2019年前后,应当处于农业劳动力转移赛跑的中间国家组内,离先进组、尤其领先国家组,还有很大差距。

国   家农业就业比(%)
 中    国25.4
 孟加拉国38.6
柬埔寨32.3
印度42.4
 印度尼西亚28.6
 伊    朗17.9
 以 色 列0.9
 日    本3.4
 哈萨克斯坦15.8
 韩    国4.9
 马来西亚10.4
 蒙    古27.4
 巴基斯坦36.7
 菲 律 宾23.4
 斯里兰卡24.5
 泰    国31.6
 越    南37.4
 埃    及23.8
 南    非5.1
 加 拿 大1.5
 墨 西 哥12.6
 美    国1.3
 阿 根 廷0.1
 巴    西       9.2
 委内瑞拉8.3
 捷    克2.7
 德    国1.2
法国2.4
 意 大 利3.7
 荷    兰2.0
 波    兰9.2
 俄罗斯联邦5.8
 西 班 牙4.1
 土 耳 其18.4
 乌 克 兰14.5
 英    国1.0
 澳大利亚2.6
 新 西 兰5.7

最后要指出的是,看到中国在农业劳动力转移竞赛中取得巨大进步的同时,我们也要看到,当前的中国还是不算慢也不算快的中间组国家。各国都在赛跑。中国能否保持现有水准,能否加快速度进入先进国家,还需要中国人的继续努力。在这个时刻,静下来想一想我国在1991年变成严重落后者的原因,对于我们继续竞赛,肯定是有好处的。

“胡景北夜话”2022年第10期,2022年7月26日

注:本文所用数据分别来自中国国家统计局和国际劳工组织。对本文的批评和建议,请在我的个人主页www.hujingbei.net留言,谢谢。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