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ad2020年文章:中国是真正的亚洲病夫

胡景北翻译的Mead在2020年2月3日《华尔街日报》上发表的文章

(译者注1:此文作者Walter Russell Mead是位于美国纽约州的Bard College的国际关系学教授。原文发表于《华尔街日报》2020年2月3日。我国政府随后因为此文而驱逐了该报驻华记者。译者抱着“奇文共欣赏,疑义相与析”的好奇态度翻译此文供中文读者了解和评判。英文原文附在译文后。胡景北 2020年2月21日)

(译者注2:各段前的编号为译者所加。)

中国是真正的亚洲病夫

—-中国金融市场甚至比它的野生动物市场更加危险

1 威武的中共巨龙本星期一直很收敛,原因很明显:动物和人之间传染的蝙蝠病毒在作祟。中国当局正在努力控制疫情并恢复经济。长期以来,世界已经习惯地把中国崛起视为势不可挡的事情。然而,世界现在发现,没有任何事情,甚至包括北京的权力,可以能认为是确定无疑的。

2 我们不知道新的冠状病毒有多危险。有迹象表明,中国当局仍在设法掩盖问题的真实程度,现在看来,新冠病毒似乎比埃博拉或SARS等疾病的病原体更具传染性,但致命性要低得多。当然,部分专家认为SARS和冠状病毒的传染性大致相同。

3 中国对这场危机的最初反应并不值得好评。 武汉政府是秘密和自私的。国家主管部门做出了强力回应,但目前看来效果不佳。中国的城市和工厂正在关闭;病毒继续传播。我们希望中国能够成功地遏制这场流行病并治疗患病者。但是中国迄今为止的作为已经动摇了国内外对中国共产党的信心。美国拒绝最近访华的非公民入境。北京对此很抱怨。但北京的抱怨不能掩盖这样一个事实,那就是:使这一流行病传播得如此遥远如此迅速的决定都是在武汉和北京做出的。

4 一些专家预测,这次流行病最可能的经济后果将是中国经济增长率在今年第一季度出现短暂而急剧的下降,但会随着疫情的缓和而恢复。它的最重要长期结果应当是全球公司在其供应链中“去中国化”趋势的强化。持续的公共卫生忧虑和新的贸易战危险叠加,让供应链的多元化开始变得明智。

5 类似冠状病毒及其前身(例如SARS,埃博拉和MERS)流行的事件考验我们的制度,迫使我们思考过去无法想象的问题。如果出现像埃博拉那样致命又像冠状病毒那样迅速传播的疾病,美国应当如何应对?我们需要建立什么样的国家和国际制度来最大程度地减少发生这种大灾难的可能性?

6 疫情也迫使我们思考地缘政治和经济的大框架。疫情造成的中国经济增长问题已经导致金融市场动荡不安、大宗商品价格下跌。我们希望这些问题很快过去。但是,(也许是为了应对流行病,但更可能是在大规模金融崩溃之后),如果中国经济甚至更慢的增长延续到更长时期,世界将会发生什么?这种事态发展对中国的政治稳定、中国看待世界其他国家的态度以及对全球力量平衡的影响如何?

7 从长远来看,中国的金融市场很可能比中国的野生动物市场更加危险。鉴于国家主导的贷款在数十年来累计而成的巨大成本,地方官员与当地银行互相勾结形成的大规模的渎职行为,高耸的房地产泡沫以及巨大的工业产能过剩,对任何一个国家来说,中国已经到达大规模经济修正的临界点。因此,一个小小的初始火星,也可能导致毁灭所有繁荣的巨大火灾,因为所有虚假的价值,虚高的期望和错配的资产都会爆炸。我们远远不知道,如果真是这样,中国的监管机构和决策者是否具备将损害最小化的技术能力或政治权威,尤其是因为这样的火灾将给那些有政治权力的人的财富造成巨大损失。

8 我们不知道何时、更不知道中国是否会发生如此大规模的灾难,但是地缘政治和国际关系的学生(更不用说商业领袖和投资者)得记住,中国的实力虽然令人印象深刻,但仍然脆弱。致命性更强的病毒或金融市场崩溃的蔓延可能随时改变中国的经济和政治前景。

9现在许多人担心冠状病毒将成为全球大流行病。中国经济崩溃的后果将和这次冠状病毒流行同样不可遏制地传播到全世界。世界各地的大宗商品价格将暴跌,供应链将断裂,几乎没有任何金融机构能够逃脱这种连锁反应。中国和其他地区的经济复苏可能很慢,但社会和政治后果可能非常严重。

10 如果北京的地缘政治影响因此而缩小,中国危机的全世界后果可能令人惊讶。 如果美国唯一可能的大国竞争对手退出游戏,一些人可能会期待单极世界的回归。 然而,在美国政治世界中,孤立而不是参与可能会突如其来。如果中国的挑战逐渐消失,许多美国人可能认为美国能够安全地降低其对全球事务的承诺。

11 到目前为止,二十一世纪一直是黑天鹅的时代。从9/11到特朗普当选总统再到英国脱欧,低概率但高影响力的事件重塑了世界秩序。这个时代还没有结束,黑天鹅还会再来,冠状病毒流行病不可能是在中国出现的最后一只黑天鹅。(全文完)

 “夜话”2020年第5期, 2020年2月21日

英文原文—Original Texts

China Is the Real Sick Man of Asia

Its financial markets may be even more dangerous

than its wildlife markets.

By Walter Russell Mead

Feb. 3, 2020 6:47 pm ET

https://www.wsj.com/articles/china-is-the-real-sick-man-of-asia-11580773677?mod=trending_now_pos2. Retrieved Feb. 20, 2020

(Note of Chinese Translator: Numbers preceding paragraphs are added by Chinese translator.)

1 The mighty Chinese juggernaut has been humbled this week, apparently by a species-hopping bat virus. While Chinese authorities struggle to control the epidemic and restart their economy, a world that has grown accustomed to contemplating China’s inexorable rise was reminded that nothing, not even Beijing’s power, can be taken for granted.

2 We do not know how dangerous the new coronavirus will be. There are signs that Chinese authorities are still trying to conceal the true scale of the problem, but at this point the virus appears to be more contagious but considerably less deadly than the pathogens behind diseases such as Ebola or SARS—though some experts say SARS and coronavirus are about equally contagious.

3 China’s initial response to the crisis was less than impressive. The Wuhan government was secretive and self-serving; national authorities responded vigorously but, it currently appears, ineffectively. China’s cities and factories are shutting down; the virus continues to spread. We can hope that authorities succeed in containing the epidemic and treating its victims, but the performance to date has shaken confidence in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at home and abroad. Complaints in Beijing about the U.S. refusing entry to noncitizens who recently spent time in China cannot hide the reality that the decisions that allowed the epidemic to spread as far and as fast as it did were all made in Wuhan and Beijing.

4 The likeliest economic consequence of the coronavirus epidemic, forecasters expect, will be a short and sharp fall in Chinese economic growth rates during the first quarter, recovering as the disease fades. The most important longer-term outcome would appear to be a strengthening of a trend for global companies to “de-Sinicize” their supply chains. Add the continuing public health worries to the threat of new trade wars, and supply-chain diversification begins to look prudent.

5 Events like the coronavirus epidemic, and its predecessors—such as SARS, Ebola and MERS—test our systems and force us to think about the unthinkable. If there were a disease as deadly as Ebola and as fast-spreading as coronavirus, how should the U.S. respond? What national and international systems need to be in place to minimize the chance of catastrophe on this scale?

6 Epidemics also lead us to think about geopolitical and economic hypotheticals. We have seen financial markets shudder and commodity prices fall in the face of what hopefully will be a short-lived disturbance in China’s economic growth. What would happen if—perhaps in response to an epidemic, but more likely following a massive financial collapse—China’s economy were to suffer a long period of even slower growth? What would be the impact of such developments on China’s political stability, on its attitude toward the rest of the world, and to the global balance of power?

7 China’s financial markets are probably more dangerous in the long run than China’s wildlife markets. Given the accumulated costs of decades of state-driven lending, massive malfeasance by local officials in cahoots with local banks, a towering property bubble, and vast industrial overcapacity, China is as ripe as a country can be for a massive economic correction. Even a small initial shock could lead to a massive bonfire of the vanities as all the false values, inflated expectations and misallocated assets implode. If that comes, it is far from clear that China’s regulators and decision makers have the technical skills or the political authority to minimize the damage—especially since that would involve enormous losses to the wealth of the politically connected.

8 We cannot know when or even if a catastrophe of this scale will take place, but students of geopolitics and international affairs—not to mention business leaders and investors—need to bear in mind that China’s power, impressive as it is, remains brittle. A deadlier virus or a financial-market contagion could transform China’s economic and political outlook at any time.

9 Many now fear the coronavirus will become a global pandemic. The consequences of a Chinese economic meltdown would travel with the same sweeping inexorability. Commodity prices around the world would slump, supply chains would break down, and few financial institutions anywhere could escape the knock-on consequences. Recovery in China and elsewhere could be slow, and the social and political effects could be dramatic.

10 If Beijing’s geopolitical footprint shrank as a result, the global consequences might also be surprising. Some would expect a return of unipolarity if the only possible great-power rival to the U.S. were to withdraw from the game. Yet in the world of American politics, isolation rather than engagement might surge to the fore. If the China challenge fades, many Americans are likely to assume that the U.S. can safely reduce its global commitments.

11 So far, the 21st century has been an age of black swans. From 9/11 to President Trump’s election and Brexit, low-probability, high-impact events have reshaped the world order. That age isn’t over, and of the black swans still to arrive, the coronavirus epidemic is unlikely to be the last to materialize in China.

“Mead2020年文章:中国是真正的亚洲病夫”的79个回复

  1. 尊敬的胡教授:
    您好
    晚辈有一拙议,标题如此之译结合全文,其实并非信达雅,反而颇具宣传口特色哗众取宠之意味,非常不建议您中文原标题照搬某处,容易被误会。原文意想表达”中国市场实为亚洲之痛处”而并非”亚洲病夫”,文中所言诸多问题都是事实,但是行文偏口语化,不知背后原因

    1. 四宮かぐや:
      您好!谢谢您对我的持续关注,特别谢谢您的留言!
      您的意见非常好!事实上,我也考虑过其它译法,网友亦有建议。但我最后还是采用官方对此文标题的翻译。我在随后的一篇夜话“我为什么翻译米德的文章”中,对我选择的标题译法做了一点说明。当然,无论我的译法本身,还是我的说明,都是一面之词。我了解和欣赏您的意见。同时,这篇译文已经成为历史,我也不准备改变对标题和基本内容的译法。
      尽管如此,我非常谢谢您!‘我的感觉是,大家早迟应当接受英语中的这种常见的表达方式。
      再一次祝您身体健康!
      胡景北

  2. 看了今天人民日报的报道,中国政府把美国几家报社的驻华记者的记者证也吊销了,感觉这次反击很刚,孰是孰非不做评价,小孩讲对错,大人看爱恨,政治的事不太懂。很有兴趣华尔街日报说了啥,搜了一会儿原文,有幸看到了这篇文章。作者辛苦了,文章写的很好,观点平和亲切在理。微信文章被封一事,我申请解封了一下,希望腾讯能把枪口抬高一寸,避免误伤吧,结果如何听天由命了。说两点看法(或者希望):
    1.希望胡老健康长寿。我90后,今年参加工作3年了,国家兴亡匹夫有责,像胡老这种饱学之士,尚出来发声的人,不多了。今天有幸认识了一位。人固一死,我觉得您做的事,很有价值,启迪民智,以后您肯定会由于各种原因不做这事了,但还是希望您能坚持久一点。人老不太为经济所困,尚能发挥余热,很稀少很珍贵。
    2.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人类的兴衰,文明的进步,不随一事一人一国影响,石器文明,农耕文明,机械文明,人类一直在进步。作为个体,虽然做好自己就行了,但如果能影响启迪身边人,就最好了。生物学上来说,物种由种群构成,种群基因的优良也直接影响物种的属性。

    1. 骑牛撞城管:
      您好!谢谢您的关注,特别谢谢您的留言!
      这里,尤其要感谢您的两个希望:第一,保持健康。这也是我对您的希望和对每一位网友的希望;第二,坚持发声久一点,我一定记住您的这一希望,发声多一点,久一点。
      很高兴我的翻译能够给您一点帮助。我在翻译好该文后,便拿到微信上发,但尝试了许多次,都通不过微信的审查,发不了。很遗憾。由于是译文,我不可能像对自己文字那样随便修改,因此只好作罢。对不起。如果能够申请到腾讯解封这篇译文,那就太好了。即使做不到,我也非常感谢您,您已经尽力了!
      再一次祝您身体健康!
      胡景北

  3. 胡老师目前生活在美国,可以介绍一些您所在当地的人们的生活场景,尤其是涉及公共生活领域方面的,比如地方议会,法院,行政各部分都是怎么具体运作的,人们对于公共事务,社会热点又是如何反应和评价,各族群之间如何相处,我想这些东西都会非常有趣。我记得之前有个旅美作家夫妇林达写过一套《近距离看美国》就非常好。以胡老师的文字功力以及对政治,经济的专业底蕴来观察,应该会更加令人期待。
    祝胡老师在美国一切都好。^_^

    1. 思念如燕:
      谢谢您有一次关注我的个人主页,谢谢您的留言!特别要谢谢您的建议。可惜我英语口语和听力都很差,可能难以实现您的期望。不过,我会努力的。
      再次感谢!
      胡景北

  4. 胡老师好,很敬佩您的学识和儒雅风度!对于没有在海外生活经历的同胞来说,视野和三观受到了极大的局限,所以亟需像您这样的学者尽量多的辛勤付出,开民智再教育。感谢!

    1. 不莱梅夺冠:
      您好!谢谢您的关注和留言,特别谢谢您的褒奖,我一定像您希望的那样,尽量多付出,为大家做点启蒙工作。
      祝您身体健康!
      胡景北

  5. 先有鸡还是先有蛋?是人民决定了政府还是政府决定了人民?我现在觉得后者更接近真相,对政府对人民失望归根到底是对政府的失望,失去了先进性,将人民指引向堕落

    1. 荣格与加缪:
      您好!谢谢您的关注,特别谢谢您的留言!
      您说得很对,至少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是如此。比如最近60年来,知识分子作为人民中最勇敢最正直的部分,其堕落有目共睹。因此,作为人民的一员,我们自己要提高;而作为政府中的每个个人,更需要转变。
      再次谢谢您的留言并祝您身体健康!
      胡景北

  6. 在百度上查了老半天,只想看原文到底对我们说了什么。
    还是让我找到了。

    谢谢胡教授的翻译。

    1. 李宪章:
      您好!谢谢您的关注,特别谢谢您的留言!
      能够为您和像您这样的想了解一下原文的人做点事情,我很高兴。
      祝您身体健康!
      胡景北

  7. 胡老师,您的时间很宝贵,不要跟一些明显弱智且将永远弱智的人讨论问题,这些人会严重拉低您的智商,让他们永远活在粪坑里吧。

    1. 张先生:
      您好!谢谢您的关注,特别谢谢您的留言!
      您说得很对,不要跟明显且将永远弱智的人讨论问题。不过,现在明显弱智的网友中,绝大部分又不会永远弱智。这一点在1976年看的很清楚,那时候有几个人说毛夫人被抓是冤枉?尽管前几天还那么弱智?前苏联也是例子。所以,我相信绝大多数假现在弱智的人其实并不弱智,还是可以讨论问题的,只是我们要特别有耐心。
      再次谢谢您的留言并祝您身体健康!
      胡景北

    2. 写了2000多字,从中国五千年的历史,古代四大发明对世界的贡献,到哥伦布航海,美国的五月花号,印第安人在北美销声匿迹,越南战争,朝鲜战争,阿富汗战争,伊拉克战争等,美国对世界的贡献,中国人口众多,老龄化加剧的国情,到步入21世纪中国快速的发展,想给你科普一下。无奈接了个电话,回来文字都没了。简单说两句:
      1.不要跟明显弱智且永远弱智的人讨论问题,这话说的有道理。但中国古代有个成语,说的更加婉转高雅,对牛弹琴。“生活在粪坑”言辞很激历,但也暴露了你的个人素养。
      2.我从小生活在中国(亚洲东部的一个国家,喜马拉雅山的旁边),昨天早上吃了两个春卷,一碗粥,中午一整盘饺子(前几天自己包的),晚上吃的饭,有鱼也有肉。不知“粪坑”之外的你,昨天过得怎么样。
      3.微生物不分国界,病毒是全人类面对的挑战,就像艾滋和癌症一样,至今是全人类面对的难题。责怪某一国,某一个个体,都无助于问题的解决。
      4.释迦摩尼割肉喂鹰,耶稣被钉在了十字架上,如果你不想帮助他,也请你对他们抱有起码的尊重。谢谢。

      1. 骑牛撞城管:
        您好!谢谢您的再一次关注和您的留言!这里,尤其谢谢您在写了2000多字但消失后,依然又写了近500个字,您真是了不起!谢谢您,谢谢您!
        我很想读读您的科普。您知道,每一个人的科普都是不一样的,都有自己的特点。可惜这一次不行。那就以后吧。此外,我也有过您这样的打好的字消失的教训。但愿我们都吸取教训,以后少出现这样可惜的事情!
        您指出的第一点很好,是的,我们还是多用一些比较文雅、比较礼貌的用语。中国古人特别讲究礼。我们爱国爱我们的民族,也要表现在对我们民族这个讲究礼的传统的继承上。
        第二点,非常佩服您,自己包饺子。我不会包饺子。原先在农村,夏季仅仅有刚刚收下来的麦子磨成的面粉可吃,也是做面疙瘩为主。现在我主要食物是米,每天有一餐肉,但还是以蔬菜为主。吃的方面,我很随便。您也许知道,我们作过知青的人,吃的基本都很随便,不考究。
        第三点,我在同意您的基本观点的同时,进一步认为对大传播源头还是要追究的。新冠病毒或类似病毒传到人,这是不可避免的,以前不可避免,以后也不可避免。但大传播应当是可以避免的。人类在这次疫情过后或者即使在现在,要搞清的最重要事情,也不是源头,而是如何传播的,以便吸取教训,为今后避免大传播而吸取教训。所以,我认为对大传播的具体过程,还是要搞清的。
        第四点我当然极为同意。我自己是天主教徒,耶稣是我所信仰的主。这里,特别感谢您表达的对耶稣的尊重,和对其它宗教的尊重。
        再一次感谢您并祝您身体健康!
        胡景北

  8. 从文章内容看,作者分析的是当前的中国疫情会引发金融及其它问题,只是他用了“sick man” 这个词,国人一看到病夫这个词想到的是人体健康上的病态。其实这个英文词英文世界里常用作思想、行为、社会等方面出了问题,并不带有侮辱性,英美人自己也会说我们这个社会sick。对于脑子里已经形成了“亡我之心不死”的结论的人来说,无论你是直译“病夫”还是委婉地译成“病了”、“出了问题了”都是“侮辱…感情”“亡我之心不死”。谢谢译者提供全文翻译。

    1. 90🔆:
      老百姓:
      您好!谢谢您的关注,特别谢谢您的留言!
      您说得很对。对于已经形成固定观念的人来说,确实是那样的。不过,另一方面,人还是能够改变的。比如,苏联政权一解体,大部分人的观念也就改变了。再比如,我自己年轻时完全是您讲的那种把”亡我之心不死“的观念固化在头脑中的人,但后来,随着毛的去世,我也渐渐改变了。
      再次谢谢您的留言并祝您身体健康!
      胡景北

  9. 您好,我想问一下,是美国的医疗条件好还是中国的医疗条件好?是这次的新型冠状病毒传染性强还是美国的流行感冒传染性强?中国的因为新冠死亡人数多还是美国就行感冒死亡人数多?

    1. 老百姓:
      您好!谢谢您的关注,特别谢谢您的两次留言!
      您提出的问题很好。第一个问题,我用直观回答,是美国医疗条件好。第二和第三个问题都超出了我的知识范围。对不起!同时,我觉得它们还是要专家们来回答。非专家不适宜回答甚至讨论这样的问题。
      本文的留言中,有人提出过类似问题。我想,作为非医疗方面的专家,您和我,还有其它在这里留言的一两位网友,注重的更是流感和新冠的社会和经济影响。在这方面,有一个事实很明确,就是在最近几年,无论美国流感如何厉害,死亡率多高,各国没有因为美国流感而限制美国人入境,美国也没有因为流感而封城。当然,未来情形不可知,我就不做猜测了。
      如果您也能够认可上面这个事实,那么,我们两人就能够在这方面一致起来:流感和新冠病毒的社会和经济影响有重大区别。您说呢?
      再次谢谢您的留言并祝您身体健康!
      胡景北

    1. 按照同源数据,who统计中国因为流感死亡九万多人。也是远超美国的。。。至于发病数据,请问中国有十分之一的人2019年内感冒过一次,不过分吧?

      1. 您好!谢谢您的关注,特别谢谢您的留言!
        谢谢您关于流感的数据和估计。我不了解这类数据,因此也不敢冒昧加以评论。对不起!
        我知道一些朋友拿美国感冒的死亡人数和中国新冠病毒流行的死亡人数相比。本文有一个留言曾经谈到这个问题。我的简短回复是这样说的:“有一点很明确,就是在本世纪,无论流感如何厉害,死亡率多高,各国不会因为流感而封闭边境,或者封城。就此而言,流感和新冠病毒的社会和经济影响是有重大区别。”当然,我的说法也不一定适当,我只是揭示了这样一个事实。这里和您分享一下。
        再次谢谢您的留言并祝您身体健康!
        胡景北

    2. 如果某人在患流感期间,因驾驶身亡,美国人会将其死因归入流感,理由是流感药物可能造成注意力下降,导致车祸发生;通常我们不会这么计算。这是举个例子。

      1. 夜兵:
        您好!谢谢您的关注,特别谢谢您的留言!
        关于死因的归类,我不了解。就我知道的比较确实的来说,各国死因统计的标准不同,世界卫生组织还没有能够统一这里的标准。而对照各国甚至仅仅是中国和美国的标准这件事,已经超出了我的知识范围。对不起!
        不过,有一点很明确,就是在本世纪,无论流感如何厉害,死亡率多高,各国不会因为流感而封闭边境,或者封城。就此而言,流感和新冠病毒的社会和经济影响是有重大区别。
        再次谢谢您的留言并祝您身体健康!
        胡景北

  10. 您好!首先感谢您将这篇文章翻译成中文,让我看到了其完整的内容。下面谈谈感想。这是一个不了解中国国情并且对中国共产党深怀仇恨,希望中国崩溃从让而美国永远称霸的人的文章。中国崩溃论在西方一度很有市场,章家敦在2001年就预言中国将在5年内崩溃。现实已经给出了回答。后来又出现中国威胁论。但西方内心深处是希望中国崩溃的,所以当现在中国出现严重疫情之际这种论调就再次冒出来了。我们身在国内,亲眼看到中国共产党的强有力的领导(不排除湖北和武汉地方领导在疫情前期的失误失责),国内其他省份和军队的紧急支援,真正呈现出一方有难八方支援,万众一心,众志成城抗击疫情的场面。不错,现在中国经济确实遇到困难,疫情下企业和百姓都会有损失,但从中央到地方都在想一切办法克服困难。你若做个调查,看看中国老百姓对国家抗击疫情和未来发展的前景的信心,相信会让这个美国教授失望的。另外,我还想说,现在的中国青年人,特别是大学生,通过近来国内外的一系列事件(英国脱欧,美国特朗普上台,钻石公主号游轮事件,日韩抗击疫情等等)对中国制度的优势更加认可。
    祝您在国外一切安好!

    1. ZGR:
      您好!谢谢您的关注,特别谢谢您的留言!这里,尤其谢谢您分享您的感想。如您所说,该文的论调在西方不少见,比它更激烈的认为中国要崩溃的文章也不少见,近来更是不少见。因此,不了解为什么这一次我国政府对这篇文章特别关注。对我们国家来说,对我们每一个希望国家好的人来说,如何保证国家(而不一定是政府,就像民国政府1949年崩溃了,但我们国家没有崩溃)不崩溃,这是一个重要问题(根据我们政府的正式说法,1976年我国国民经济走到了崩溃的边缘,因此,什么是崩溃,也是一个要讨论的词汇)。这次的疫情就是一个教训,我们没有能够防止疫情大规模发生。下面,我们还要考虑如何防止金融市场的黑天鹅,而不是在它飞起来以后才如何减少损失。如果我们能够做到基本防止重大自然和社会灾难的发生与大规模传播,我们的制度优势才能够显示出来。
      国内的调查,我不大认可,因为大家不会对敏感问题做出明确回答,调查结果也就不可信。比如那个1976年前后国民经济到了崩溃边缘,你在1976年调查时提出这个问题,可能没有人敢做肯定回答,那个年头,肯定回答的人是要被抓起来的。现在比那时候好一些,但基本面应当还没有改变。当然,我的这个基本面没有改变的印象,可能不正确,请您批评。
      再次谢谢您的留言并祝您身体健康!
      胡景北

  11. 胡景北先生您好,首先感谢您分享出了这篇文章,以及把它翻译出来。也很感谢您理性的思考以及想要为公众发生的心。
    之后,我想要提出自己的几个观点,其一,媒体或多或少都会拥有自己的立场,我曾经有幸见过BBC或CNN等媒体是如何报道中国的,他们利用镜头语言来表现自己的观点,他们喜欢在北京住上一个月只为了等到有雾霾的那一天去拍摄北京,他们喜欢在拍摄天安门时把行走儿童和正常列队交班的军人同框的画面等等,这些画面在镜头语言上无一不展示着一些什么内容想必大家都很明白。所以在西方的主流媒体的观点大方向有些许的反华倾向,华尔街日报也是在世界上享有盛名的媒体,想必观点或多或少会有这方面的偏移。当然,这篇文章写的比较中肯,经济的事情我不太了解,所以我不做评论,至于是否对中国经济描写真实我也不知道,就姑且认为是对的吧。
    其二,华尔街日报的新闻一般是采用华尔街日报体来写的,从故事中展望大势,华尔街日报的记者喜欢讲一个个小故事,从小故事中反应经济局势。这篇文章感觉一上来就描写了一个个宏观的事件,对于华尔街日报来说可能算是一个比较不受重视的选题,亦或是这个作者新闻实务功底并不够嘛,这也只是我的猜测。
    所以我认为,文章内容是比较中肯,但是或多或少仍受西方媒体主流观点影响。再次感谢您的分享。

    1. 世界上所有的媒体都有导向性,因为文章是人写的,片子也是人拍的,而人都是有立场的,这一点在媒体届早有共识。重要的不是别人怎么说,怎么拍,而是我们如何判断。

      1. 狗狗努:
        您好!谢谢您的关注,特别谢谢您的留言!
        您说得对,重要的是我们如何判断!我们每个人都能够自己判断,中国就会真正地好起来!
        再次谢谢您的留言并祝您身体健康!
        胡景北

    2. 李bk:
      您好!谢谢您的关注,特别谢谢您的留言!这里,尤其谢谢您的观点。如您所说,每个媒体都有自己的立场,都发表与自己立场相同或相近的看法(如果不考虑新闻消息的话)。因此,对我们来说,重要的是先了解各个媒体的立场,或者某篇文章的内容,然后再来从我们自己的立场看看如何应答。
      同时,我也想说,每个人的立场和观点不同,并不妨碍许多这样的人组成一个稳定的社会。实际上,人类要解决的一个特别重大的问题也是:不同立场观点的人如何组成一个稳定的基本令人满意的社会。当然,在过去,这个问题不存在,因为过去的社会不许可人们有不同立场和观点。现在还有一些社会也不许可人们有不同立场和观点。对我个人来说,我还是希望一个社会既让人们有不同立场和观点,又能够保持稳定。当然,我的这个希望也是可以批评的。
      再次谢谢您的留言并祝您身体健康!
      胡景北

    1. 你的朋友:
      好!你肯定有机会到美国的。我目前在旧金山附近,是离中国最近的一个美国大城市。如果你来的话,发信到我的电子邮箱即可联系上我!
      顺便提一句,我在上大学时依然认为自己没有任何出国的可能性。记得有一次说到英语课程,我还说我自己反正不可能出国,把阅读学好久行了。现在回头看,真是惨痛教训,使我的听力和口语一直很差。您应当吸取我的这个教训。
      谢谢您的关注和留言,遥祝您身体健康!
      胡景北

      1. 好想看看外面的世界到底是什么样子,但经济的拮据和同事的打压,注定我很难实现自己的愿望!

        1. 涛声依旧:
          您好!相信自己,您一定能够实现自己的愿望!我过去的状况比您现在应当更差,而且那时社会更封闭,更没有机会,比如调一个工作都比非常困难,因为工作都是政府分配的。我相信,只好我们国家不走回我年轻时的状况,您一定能够实现自己的出国愿望!
          就今天而言,先衷心地遥祝您身体健康!如果被迫在家的话,多看点书而不是网络微信上的短文。我当年在农村,也是找了各种书来看的,才把自己的知识或文字水平从小学生无形地提高到高中生,等到高考来了,也才能够考取大学。您一定会比我做得更好!
          胡景北

      2. 感谢您的翻译!其实早就觉得有鬼,只是英文水平不行。又想起了索尔仁尼琴的那段话:我们知道他们在说谎,他们也知道他们在说谎,我们知道他们知道我们知道他们在说谎,他们也知道我们知道他们在说谎,但是他们依旧在说谎!

    1. 您好!谢谢您的关注,特别谢谢您的留言!
      是的,能够让大家看到和大意没有走样的翻译,对大家理性看待这件事应当有好处。非常感谢您的赞扬。
      再次谢谢您的留言并祝您身体健康!
      胡景北

  12. 晚辈愚笨,原为搜寻文章而来,留下些浅薄之言后方想起搜索先生大名。心中惶恐,有眼不识泰山,请先生恕罪。

    1. 柏林墙:
      您好!谢谢您的关注,特别谢谢您的两次留言和赞扬,谢谢!
      您说得对,一定要对政府保持警惕。在一个公民社会里,政府不可少;但政府有非常可能把自己变成社会主宰,把公民社会变成臣民社会。
      我也是普通人,和你一样,为公民社会而做点努力。
      再次谢谢您的留言并祝您身体健康!
      胡景北

  13. “一个健康的社会不应该只有一种声音。”
    鉴于官媒的炮火连天,就想找原文看一看,不是出于好奇,而是出于对他们天然的不信任。傲慢与偏见呈现于国家级别的层面,实在是无法乐观面对未来。
    感谢胡先生的原文与翻译,还被先生在回复中的平和及礼貌所打动,可谓:谦谦君子,温润如玉。
    请先生保重,以期能更多的拜读您的卓见。

  14. 标题翻译成:“中国真的病了”或“中国真的出问题了”“中国需要正视一些真正的病态问题”这样意译或许更好些

    1. user03151:
      您好!谢谢您的关注,特别谢谢您的两次留言!
      您说的非常正确,如果换成另一种标题译文,国人就不那么敏感了,这篇文章也就没有人关心了。但就我的翻译来说,是中国因为此文驱逐该报记者在前,我的翻译在后,因此,我觉得根据中国政府的那种“受辱”的说法,即“亚洲病夫”这个词,来翻译 sick man of Asia,更能够让大家去思考中国政府为什么生气或者为什么不必生气。事情已经爆发开来,我再来用更和缓的方法翻译,好像必要性不大了。当然,这是我的一点浅见,非常可能不合适,而您的翻译意见可能更合适。下次遇到此类事情的翻译,我一定更慎重。
      再次谢谢您的留言并祝您身体健康!
      胡景北

      1. 其实这样的翻译更好!不论怎样的委婉,在奴才的眼里都是对主子的不敬;相反,如此倒使真正的公民了解真相!SARS、新冠可以在同一个政府统治的土地肆意横行,不值得深思吗?病毒可怕,比病毒更可怕的是……

        1. 苦泰:
          您好!谢谢您的关注,特别谢谢您的留言!
          您说的对!不论怎样的委婉翻译,在奴才的眼里都是对主子的不敬。不过,我相信您也同意,更重要的问题在主子那里:主子不高兴了,才会煽动奴才,并为此才在平时蛊惑奴才。对我们来说,平时多作一些启蒙的事情,并且更多地同情奴才,争取他们的觉醒和转变。您说呢?
          再次谢谢您的留言并祝您身体健康!
          胡景北

          1. 一口一个主子、奴才,但不知你是哪位?哦,洋大人!看遍中华大地迂腐,好一幅“哀其不幸怒其不争”。你应投笔从戎、深入百姓,在美利坚太远了,不接地气、不利于启蒙。

            1. 5588James:
              您好!谢谢您的关注,特别谢谢您的留言!
              这里,要谢谢您的投笔从戎的建议。可惜我已年老,难以从戎。同时,我认为,仅仅靠从戎改变社会是不够的。1949年前许多人从戎以改变社会,结果却是出现大饥荒和文革,而这些在1949年前的社会是不可能发生的。因此,我们大家要讨论,要搞清楚什么样的社会是我们应当有的,如果让应当有的社会实现和保持。
              再次感谢您并祝您身体健康!
              胡景北

      2. 1.根据中国受辱的说法来翻译,更能让大家思考中国政府为什么生气或者为什么不必生气。不知阁下高见?是应该生气还是没必要不生气?有观点不妨分享一下?便于让暂时弱智的我们提早“开化”?
        2. 对我们国家来说,对我们每一个希望国家好的人来说,如何保证国家(而不一定是政府,就像民国政府1949年崩溃了,但我们国家没有崩溃)不崩溃,这是一个重要问题。/很认真在看阁下上述的一一回复,依阁下高见,应该追求“离了共产党也能保证国家不崩溃”,人民政府而非臣民政府。但也疑惑?不知在当前的国内外形势下,阁下希望作为执政党的中国共产党能有哪些方面调整改变或自我革新?

        1. 辉晨:
          您好!谢谢您的关注,特别谢谢您的留言!
          您提出了很好的问题,谢谢您!我试图回答您的问题如下:
          1. 关于中国政府应当不应当生气?我的回答是不应当。在我的另一篇夜话“我为什么翻译米德的文章”内,我已经表示了我的看法,就是说,以文革中的安东尼奥尼的电影为教训,政府不必要为一个民间报纸的言论发火。中国目前还没有民办报纸。如果有的话,这样的火会太多太多。因此,政府现在就应当开始学习,不对民间报纸的言论发火。
          (顺便提一下:您绝对不弱智,因为弱智的人不知道自己弱智。您自称弱智这件事本身就表明了您不弱智。而您提出的问题,也表明您是很聪明很上进的人。)
          2. 关于“作为执政党的中国共产党能有哪些方面调整改变或自我革新?” 我的回答是首先让民间办报纸,让言论自由。有了民间报纸,有了言论自由,才有自我革新的可持续性。否则的话,像1978年的自我革新(如果您同意那是自我革新的话),也是不可持续的,因为领导们随时可以叫停它。
          再次感谢您并祝您身体健康!
          胡景北

    1. user03151:
      您好!谢谢您的关注,特别谢谢您的留言!
      您说的非常正确。如果换一个标题,就不那么“敏感”,可能也不会引起我国政府的注意。不过,另一方面,那个英文词是个常用词,报纸人应当没有想到这个词可以翻译成”病夫“而以为只能够译成”病人“(如果他们了解大陆中文的话),而”病夫“在1949年后的中国大陆已经不用了,改成”病人“了。就像”医师“,本来是个常用词,但1949年以后的中国,也不用了。改成”医生“。所以我的那篇”哭吴宗宁“的悼文,微信总是不让发,后来我想起也许是最近李跃华治疗冠状病毒肺炎的事情成了热点,医生成了敏感词,我就把”医生“都换成”医师“,”民间“换成”民下间“,”行医“也改成”行而且医“,果然微信让发了。其实,病夫是我国传统用语,病人才是新词汇。
      对我来说,既然我国政府把那篇文章标题译成”病夫“,我只能遵循,这样才有一致。如果我改译成”病人“或者意译成比如您建议的,可能许多人又会批评我为”帝国主义“掩盖什么了。对此,请您理解。
      再次谢谢您的留言并祝您身体健康!
      胡景北

  15. 首先,感谢胡的翻译。也感谢华街提到的病夫与巨龙。我仿佛是从天空下俯瞰这只傲慢无比的纸老虎。从我浅陋的学识中,我不能刻意解读多少值得其他人认同的观点,但纵观近百年历史,有些是老祖宗遗留的烙印,有些是开拓者奋斗的足迹,我们都不应忘记。文中观点有一个取向,就是工业特别是重工业,也就是国民支柱产业(高质量的工业才是一个国家兴旺基础,请比对德国),他要把供应链,也就是零配件部分,不想中国参与其中。可是,经过工业改革和4.0和5.0发展,中国早已不是之前的中国。

    1. 长夜将休:
      您好!谢谢您的关注,特别谢谢您的两次留言!
      您说的非常正确。中国已经不是毛政府下的闭关锁国了,中国经济已经和世界经济密切联系在一起,世界已经离不开中国。不过,此时,作为一个外国人,他提醒他的国家的人对中国出现金融危机的可能性做出防范,也是可以理解的。毛政府时期,中国出现什么危机,比如文革和大饥荒,对世界都几乎没有影响,因此其它国家也无需防范。但现在,互相联系这么密切,就像我们需要对比如美国出现大的经济和金融危机甚至瘟疫做出防范一样,别的国家也需要对中国出现某种危机做出防范,就像这次中国出现瘟疫后各国尤其各个依靠中国供应比如口罩的国家措手不及给各国显示的教训那样。
      再次谢谢您的留言并祝您身体健康!
      胡景北

    1. 湖北佬:
      您好!谢谢您的关注,特别谢谢您的两次留言!
      您的建议很好!事实上,人民日报在前两年,尤其美国发动贸易战的时候,发了许多比如美国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文章,人民日报而且还是官媒,说话更有底气。华尔街日报只是一份民间报纸。我不认为中国政府应当计较它的这篇文章,应当由这点不计较的底气和大气。
      再次谢谢您的留言并祝您身体健康!
      胡景北

    1. 您好!谢谢您的关注,特别谢谢您的留言!
      您说得对,标题党,可能华尔街日报的编辑觉得自己要提醒华尔街的金融大佬了,因此才用这样的标题,看的人才多,但这同时也容易被中国政府注意到。不过,该报肯定没有想到中国政府会有这么大的反应,世界的新闻界也肯定没有想到。
      祝您身体健康!
      胡景北

    1. 您好!谢谢您的关注,特别谢谢您的留言!
      您同意您的看法,就是那位外国教授的评价比较中肯。我们的疾控系统是有病的,所以才发生了这么大的民族悲剧。我们的金融系统也是有病的,所以我们这些年搞去杠杆,但还没有做好,病状还没有基本改变。但这一切,好像只能够自己家人说,不能够别人说似的。其实,就像病毒不认识国界一样,金融也不认识国界,因此,别人当然要提醒自家人。
      祝福您身体健康!
      胡景北

  16. “内容其实还好,这标题起的有点伤感情,中国人民一向感情很脆弱的。”严重同意,国人天天沉浸在厉害了我的国的自我意淫中,这种意淫狂热,听不得一点不同意见。

    1. 随便一看:
      您好!谢谢您的关注,特别谢谢您的留言!
      我和你一样,严重同意那位“思念如燕”网友的话。我们应当学会听听不听声音,不同意见。当然,我自己也是经过了许多年的读书才达到这一点。当年做红卫兵,我也听不得任何对毛、对组织的意见。后来才懂得,即使是最厉害国的政府,也应当容忍不同意见。
      祝您身体健康!
      胡景北

    1. 爱国就不能窃国:
      您好!谢谢您的关注,特别谢谢您的留言!我完全赞成您的留言。如果不是您说的红色病毒,新的冠状病毒可能出现,但不可能大规模流行。
      祝您身体健康!
      胡景北

    1. 蓝溪:
      您好!谢谢您的关注,特别谢谢您的留言!
      您说得对,知耻近乎勇。其实,在国内,大家都知道中国金融系统问题很大,说金融系统有病,而且都在出谋划策来治病。但外国人一说,就不行了。我也认为确实不必如此敏感。
      祝您身体健康!
      胡景北

  17. 思念如燕:
    谢谢您,谢谢您的关注,特别谢谢您的留言。
    我们自己是应当学得不再脆弱。像我这样有时在网络上发言的人,更是不能够感情脆弱,不能够有时生气 以至于和别人吵架,有时又得意忘形。一定要记住让自己保持理性和平静!
    再次谢谢您!
    胡景北

      1. 五毛:
        您好!谢谢您的关注,特别谢谢您的提醒,我们要做好,要做的让人羡慕,而不受人歧视。最近爆发的新冠病毒流行病,使得我们难免受人歧视;如果我们真的吸取了当年非典的教训,这次流行病应当就不会爆发,我们也就不但不会受人歧视,而且会让人羡慕:我们把流行病抑制在它的初发阶段了。
        再次感谢!
        胡景北

    1. 死美狗:
      您好!谢谢您的关注,特别谢谢您的留言!
      其实,无论病毒来自何处,病毒特别是新的造成传染病的病毒出现都是不可避免的。在病毒传染病和瘟疫问题上,判断当今一个社会制度优劣的标准是能否把它抑制在初发阶段。如果一个人一直就知道美国是头号敌人,处心积虑地要毁灭中国,那这个人就应当对美国传入中国的病毒有防范措施,不让美国的得逞,不让病毒大范围传染。如果这个人没有做到这一点,让老百姓受难了,那么,一是此人本身是美国内奸,二是此人无能。针对这两个可能性,都需要您这样的中国人站起来为老百姓说话的。
      但愿您能够站出来为中国老百姓说话。
      祝您身体健康!
      胡景北

      1. 感谢分享!
        从居住小区就感觉到,只有自我提高防范意识,加强防护、非生存必要不出门,其他的都是出于吃那口饭!

      1. 顶呱呱:
        您好!谢谢您的关注,特别谢谢您的留言!能够和您的预想一样,我很高兴,因为我的希望,就是让我的国人们满意!
        再次感谢您并祝您身体健康!
        胡景北

随便一看进行回复 取消回复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