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春节,我为武汉人祈祷

2020年的农历春节到了。

在这一天,我在为家人、亲友和世界祈祷的同时,特别地要为正处于封城状态的武汉人祈祷、为同样处于封城状态以及半封城状态的鄂州、仙桃、枝江、潜江、黄冈、赤壁、荆门、咸宁、黄石、当阳、恩施、孝感、荆州和宜昌人祈祷,为生活在新型冠状病毒威胁的恐怖下的湖北人和其他同胞祈祷,祈求上天保佑武汉人、保佑湖北人!

我多次去过武汉,我有许多武汉的亲友,我还有许多来自武汉和湖北其它地区的朋友,他们的亲人在湖北。记得十几年和孩子去武汉、宜昌和三峡自助游,所接触的湖北人,从教授到船夫,都热情洋溢,给我们父子留下了一段美好的回忆。现在,在我们民族数千年来最为重视的家庭节日里,我很难想象自己怎样才能在一个被封锁的城市竭力生存下去、尤其在这样的节日里竭力纾解自己的心绪,因此,我对以武汉人为代表的被封城的湖北人充满了同情和尊重:你们太不容易了!在新年春节,你们被困在家里,无法和家人与亲友团聚,无法走亲访友,无法畅怀痛饮,你们的孩子无法在户外嬉戏;今天过年,你们却在承受“度日如年”的沉重:你们不知道这样的封城何时结束,你们不知道自己能否健康地重获原先的自由和欢乐。此时此刻,我能够想象,你们在为我们每一个人承受灾难!你们一定会挺过来!经过这场灾难,你们将成为英雄,成为2020年的世界人物!

说实话,我不知道武汉封城(我用它代表湖北所有的封城)是否恰当。这场人类历史上第一次超大规模而且可能是超长时间的封城,应当是十分慎重的决策。但是,既然已经封城,我只能够希望这次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工作迅速取得进展,这一传染病迅速过去,封城迅速解除。为此,我从一个经济学者的角度提出如下建议:

  1. 中央政府接过抗击这次传染病的责任。《中华人民共和国传染病防治法》明确规定,“封锁大、中城市的疫区或者封锁跨省、自治区、直辖市的疫区,以及封锁疫区导致中断干线交通或者封锁国境的,由国务院决定。”目前的武汉封城规定于此不符。中央政府应当直接决定对武汉的封城。

有人可能会说,现在的武汉封城肯定得到了国务院同意。对此,我没有异议。我的异议在于,在和平时期的中国,就是对一个村庄实施多达数日的封锁,也肯定需要国务院的同意。可法律依然明确规定地方政府决定对疫区村庄的封锁。此次非典型性传染性肺炎虽然属于乙类传染病,但《传染病防治法》规定“采取本法所称甲类传染病的预防、控制措施”,更重要的是,该法明确规定是国务院而不是地方政府决定对大中城市和交通重镇的疫区封锁。同时,由国务院决定封城,不但体现了“依法治国”的口号和封城决定的权威性,而且体现了中央政府对这次抗击传染病的直接领导责任。传染病的严重性到了需要封锁武汉这样的特大城市和通衢要道的程度,抗击传染病的领导责任也应当由中央政府直接负起。

  1. 中央政府派遣“钦差大臣”到武汉。抗击特大传染病的一个重要方面,是稳定人心;封城措施最重要的影响之一也是人心。此次传染病在武汉首先出现,也许和武汉、湖北两级政府无甚关系;但它演变到了需要封城的严重程度,当地政府肯定有责任。此时,当地政府难以获得民众信任。在这种情形下,中央派遣“钦差大臣”到武汉,或者直接更换武汉和湖北的政府首脑,能够起到迅速稳定人心特殊作用。
  2. 封城是一种比战时状态更为严重的特殊情形。因此,配套措施必须迅速跟上。就经济措施而言,各国常见的战时措施有价格管制、工资管制和必需品配给和奢侈消费管制。如果武汉封城不能在短期如一个星期内解除,武汉应当实行价格管制和必需品配给。民众家庭虽然在封城时储存了一些日用品和食品,但难以应付一个星期以上的封城。因此,假如有关部门预期封城时间较长,国务院应当立即指示武汉和相关地区制定日用品尤其食品的供应和配给计划并尽快地向 公众宣布,以便进一步稳定人心,并保障封城内民众的生活。
  3. 在封城的特殊状态下,法制必须强化。建议人大紧急立法,对封城时期的刑事犯罪给予罪加一等到两等的处罚,对在封城时期操控价格、违反食品配给等措施(如果这些措施实行的话)的行为加以严厉处罚。
  4. 成立独立的调查委员会,调查本次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出现和传播过程,重点调查导致该传染病大规模传播的地方政府部门责任。为了保证委员会的独立性,建议邀请外国专家参加该委员会。为此,我同时建议,人大紧急立法,就特别重大事件的独立调查委员会制定专项法律。

农历2020年开始了。新年的第一天,武汉的天气阴冷,雨夹雪。但是,新年既然开始,春天就无可阻挡。明天、后天也许依然是坏天气,但它一定会让位给风和日丽的日子。在2020年的春节,我衷心地祝愿从2020年的春天让武汉人、湖北人在承受这场灾难后,更加生气盎然、兴旺发达!

“夜话”2020年第1期, 2020年1月25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