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议微信封号

微信管理部门于本月28日,星期天,永久性地封了我的微信账号“2651599041”,并且不给任何上诉的机会。对此,我表示强烈抗议。

微信管理部门给出的封号理由是“传播恶意谣言(spread malicious rumors)”。我在网络上查了很久,没有发现微信关于“谣言”、“恶意谣言”和“传播恶意谣言”的具体规定。不过,即使微信有这样的具体规定,所谓“传播恶意谣言”的理由对我也不可能成立。当天,我仅仅转发了一篇微信文章,是网名为“蛮族勇士”发布的文章“长三角溃于镇江”。该文作者声明其文内数据来源于镇江市政府网站。该文中心思想是镇江的高房价导致镇江实体经济衰退。我虽然没有到镇江市政府网站核实,但从该文整个行文来看,根据我作为经济学教授的专业判断,其使用的数据具有一定的可信性。实际上,即使是《经济日报》、《第一财经周刊》这样的正式刊物发表的带有数据的经济分析文章,我也是根据自己的经济学素养判断其可信性。该文的分析,我认为不成熟,因为它没有理清从高房价到实体经济衰退的逻辑链条。但即使如此,我认为该文值得一读,对我和其他人了解地方经济、了解高房价和实体经济不振之间的关系有一定启发作用。因此,我才将它转发。我认为,第一,该文不是谣言,而类似我们在比如《经济日报》、《第一财经周刊》等刊物上读到的地区经济报道加分析的文章。第二,该文的观点可以探讨也可以批评,但这样的或类似的观点与“谣言”毫无关系。既然该文连谣言都算不上,更谈不上“恶意谣言”了。

此外,在当天总量应当不超过10个的微信发言中,我对中国在未来几十年的机会作了少许展望和评论。这是我的个人看法。它可以批评和争论。但它更不算谣言。我们每个人都会对自己的未来、自己国家甚至地球的未来作一些展望、一些评论。大学宿舍里在睡觉前的“卧谈会”,满是这类展望和评论。这些展望和评论,涉及的是未来,而非过去或刚刚过去的事情,更非现在的事情,因此无论正确与否,都和谣言风马牛不相及。没有任何人能够百分之百地对未来事情(而且不是最近未来的事情)做出断言。但每个人又必然会对未来做出某些展望,而这些展望都和谣言无关,更谈不上“恶意谣言”了。

也有网友向我指出,可能是我过去什么时候发布或转发的某篇文字是“恶意谣言”。对此,第一,我在这里要求微信明确通知我,我发布或转发的哪一篇文字是“恶意谣言”。这样,我才能知道我是否真的违反了微信的规定。第二,在微信不明确通知我的情形下,我相信,我过去也没有发布过任何“恶意谣言”。这一点,公众可以从我发布在网络和专业杂志上的所有文章看出来。我的文章或是严肃讨论某个问题,或是抒发美好情感。我的任何文章都不带有任何性质的“恶意”。同时,作为一个具有学者良知和专业知识的经济学教授,我对转发文章从来都是慎重的,转发量亦很小。因此,“过去什么时候”发布过“恶意谣言”的罪名,对我不成立。

因此,我在这里向微信管理部门对我的封号表示强烈抗议。

“夜话”2019年第9期,2019年7月31日

 

“抗议微信封号”的8个回复

  1. 胡老师,我特意找出来这篇文章读了一下。文章确实比较粗糙,甚至说完全搞错了因果关系。大概文中所述“数据断崖下跌”触碰到了敏感神经,所以遭到了有关方面全面反驳,同时信息源在各个主要渠道均被处理掉了。另外,四宫所言应不虚,胡老师多保重。

    1. stweung,
      谢谢您的关注,谢谢您的留言,尤其谢谢您还特地去找了那篇文章阅读,谢谢!是的,我完全同意您的评价,该文很粗糙,甚至完全搞错了因果关系。对这样的文章,我不认为有封的必要,因为热情万丈的人可能不会读它,认真的人又不会认为该文有很高水平。但是,谁知道封文章的标准呢?
      对了,应当感谢您的关心!我会保重。请您也多保重!

  2. 无奈,果然还是做到了这一步,这表明您可能处于某种审/查名单里的,这次封号很可能仅仅是一个借口。

    之前晚辈在您文中评论中有很多话语并非字面含义,那时就表达出对您所言所感的种种担忧。现在,新的轮回即将到来,面对着种种挑战,特别是某些众所周知的收紧行为,晚辈着实建议您暂时将过去或者当下部分工作成果多加备份,有时候合理合规行为却会被作是螳臂当车,实非危言耸听也。

    最后还是希冀多看到前辈成果频出,好文不断(笑)

    1. 四宮 かぐや:
      谢谢您的关注,谢谢您的留言,尤其谢谢您的关心和建议。确实,我应当按照您的建议,把很多文字留下备份。现在比较困难的是把网友的留言、网友和我的交流留下备份。我自己写的文字,在写的时候便有了备份。不过,网络上有,查找起来非常方便,比在计算机上搜索方便得多。
      再一次感谢您的建议,感谢您对我的希望!

    1. 小心翼翼:
      谢谢您的关注,特别谢谢您的留言,您的关心和支持!!谢谢,谢谢!
      是的,非法制情形下,无法讲理。这里,如果法律给出一个比较清晰的边界,即使它不合理,但大家也就先遵守,再谈如何修改法律。即使无法修改法律,但大多数人知道边界也好。比如德国在皇帝统治下,100多年前(德国皇帝是1918年下台的,比中国还迟了7年),依然有比较明确的法律,老百姓也都知道守法。泰国也是,法律对涉及皇室的言论管理很紧,但因为有清楚的法,想多说一些的人也知道自己在犯法。而在中国,即使不想多说一些的,小心翼翼的,也可能犯法,因此法律本身清楚。比如”恶意“就很难作为法律用词。一个谣言是否恶意,很难确证,法律能够确证的只是这个谣言本身的恶毒程度和对社会与对有关者的损害程度,而非造谣者的意愿的恶或善的程度。
      但愿中国能够先向100多年前的德国和现在的泰国学习管理言论。
      再次感谢您!!

    1. 思念如燕:
      谢谢您的关注,尤其谢谢您的留言。这里,特别感谢您的同情和关心。我使用微信不多,微信群发言和转发文章都很少。这次转发镇江情形的文章,主要是我有近亲在镇江,又有朋友在房地产部门工作。当然,关键是我不认为那是谣言。如果有关部门不愿意别人谈经济的负面情形,可以禁止,但不应当用谈负面情形便是造谣和传谣的方式来禁止。而作为经济学专业工作者,我的一个重要责任也是把经济的负面情形甚至可能的负面发展告诉大家,就像消防专家(不是消防队员或战士)要把失火情况或者可能失火的隐患告诉大家一样。
      再次感谢您!

小心翼翼进行回复 取消回复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