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切断经济和政治的关联,经济危机在中国就不可怕

十年前的2009年,我在纪念2008年世界金融和经济危机一周年时写过一篇文章:“经济危机一周年的教训:经济危机并不可怕”。对许多中国人来说,2008年让我们第一次清楚看到了资本主义世界的经济危机。而这场危机给我们的最深刻教训,是资本主义经济危机并不可怕,完全不像我们的教科书讲得那样可怕。在资本主义国家中,危机来了,大规模失业。毫无疑问,每一位失业者都有一段痛苦的经历,都值得同情和帮助。但同时,危机中几乎没人挨饿,亦没人造反。社会正常运转,甚至执政党选举和下台上台都按部就班,几乎完全不受经济危机的影响。我们耳熟能详的那种在经济危机中几千万人“在死亡线上挣扎”的说法完全没有出现。2008年经济危机是1929-1933年资本主义大危机以来的最严重危机。2008年危机给资本主义社会老百姓带来的苦难不过如此,那以前许多危机的苦难程度也就可想而知了。所以,我们对2008年资本主义经济危机的“一见”,彻底打破了中学和大学课堂上根据马克思观点而“诲人不倦”的可怕说法。

2008年的时候,中国由于自身的原因其实也落入了经济危机,落到了V字形的底部,像万科那样的大企业当时都处在现金流枯竭的破产边缘。只是2009年的四万亿刺激让中国迅速挣脱危机,走上V字形波动的上行。十年后的今天,经济危机又一次降临到了中国。我们没有独立的统计机构,没有劳动市场的灵活机制,因此,我们无法用比如失业数据来确认中国是否出现了经济危机。但直觉告诉我,中国已经面临甚至已经进入经济危机。也许我可以用p2p企业的纷纷倒闭,用网络招聘的大幅度减少,用几百万农民工返乡创业的报道来佐证自己。虽然所有这些例证都不足以确认中国出现经济危机。可是,“经济下行”这一冠冕堂皇的词汇无论如何都无法表示当前中国经济的实际状况。中国经济增长速度从2007年的超过14%“下行”到2017年的不足7%,那确实是下行;但至少从2018年下半年开始,中国经济不再是简单的下行,不再是L形的横线,而是落入了V形的底部,也就是进入了危机。最近中共中央提出经济“要看到经济运行稳中有变、变中有忧,外部环境复杂严峻,经济面临下行压力。”这个“忧”字可是1949年以来第一次被用在这种场合。1958年后的大饥荒、1978年前的经济处于崩溃边缘,都属于极其严重的经济危机,中共中央都没有用“忧”来表示经济形势,而依然说是“形势大好、不是小好”。如今的中国经济状况肯定比那两个时期强得多,但一个“忧”依然揭示了中国经济危机的真相。

中国经济为什么会走到现在的危机状况,是近来的热门话题。美中贸易战、民营企业对政策不稳定的高度担心,房价过高让人不敢消费,过快的降杠杆政策,政府挑容易的路走等等,都是被许多人提过的原因。我在这篇短文里不想讨论中国当前经济危机的具体原因,而是希望借助于我们已经了解的资本主义经济危机的事实,指出经济危机不可怕;或者说,可怕的不是经济危机,而是社会政治危机。

经济危机不可怕,首先在于它是资本主义经济或者市场经济的一种基本现象。经济发展不可避免地会波动,严重的向下波动就是危机。我们不可能仅仅指望经济向上波动而否认向下波动。在农业社会里,自然灾害是造成危机的主要原因;严重的自然灾害甚至会造成饥荒。资本主义经济让人类摆脱了自然灾害带来的危机和饥荒,但是,世界上没有完美无缺的事情。人类的知识永远是有限的,人类再聪明,社会再发达,即使到了中国古代圣人所说的大同世界或者马克思所说的共产主义,人类也不可能把经济发展速度保持在一个恒定的水平上,经济发展的波动依然是不可避免的。经济波动和作为其极端表现的经济危机是人类不可能摆脱的宿命。但是,资本主义的发展和人类知识的增进,又让我们能够把经济危机造成的经济损失和社会危害降到很低,从而使经济危机尤其是它的后果不再可怕。事实上,在最近三百年的资本主义发展史上,经济危机屡见不鲜,但过去年代的饥荒却再也没有出现过。同时,经济危机虽然表示经济到了V形底部,但它又预示经济将从底部上行,有远见的企业家和金融家正是在此时看到了经济上行所提供的机运。

经济危机不可怕的另一个原因在于经济危机和社会政治状况的分离。这是资本主义社会的新现象。在过去的农业社会中,导致经济危机的严重自然灾害,往往和执政者违背天意联系起来。此时,或者是皇帝下罪己诏,请求上天恕罪;或者是民众造反,以恶政导致灾害天象为名而托天命来改朝换代。人类进入资本主义社会后,一方面,君民关系改变,各色人等轮流执政;另一方面,经济危机的原因和社会政治状况脱钩,公众普遍理解经济危机不可免,何时发生与那时的政府关系不大。例如,小布什总统于2008年到期下台时,没有人把那年爆发经济危机的责任归之于他,更没有人认为他是因为那次危机下台的。当然,如果在执政期间碰到经济危机,执政党下台的可能性提高,但那也是晦气,而非真的有人认为是执政党造成了危机。比如老布什总统本想执政八年,但第二次竞选时正好碰到经济危机,只好认倒霉。所以,经济危机依然,但社会稳定,政治平顺;经济危机不再造成社会动乱。

经济危机不再可怕的第三个原因,是大众心理认可经济危机是一种正常现象。经济危机和政治分离之后,政治家和政府也就不再忌讳谈论经济危机;大众媒体更是常常把危机放在头条新闻上。因此,如果十年二十年没有发生经济危机,公众反而很奇怪。同时,政府和非政府的组织也建立了各种机构,在经济危机时帮助失业者。所以,经济危机发生时,无论自己失业与否,绝大部分人都能够地接受,而不会出现大的情绪波动。

但是在中国,经济危机始终是个禁忌词,不能用于中国的。一些人甚至声称社会主义消除了经济危机的可能性,社会主义不可能出现经济危机。至于1958年的大饥荒,1978年的经济崩溃边缘,比起资本主义历史上任何一次经济危机其实都严重得多,但我们皆避而不谈,似乎1949年以后经济总是一帆风顺,都是稳定上行。这样的观念经过中小学教育的长期灌输,使得我们中国人在心理上不能接受中国也有经济危机的想法;而假设真的有了,那也一定和农业社会相同,不是经济运行的正常现象,而是皇帝的错, 因此政治家更加忌讳谈论经济危机,这就使我们难以像其他国家那样,大大方方地公开讨论发生在自己国家的经济危机。

今天的中国,经济实力大为增强,只要政治上不犯大错误,经济危机不再会造成大规模的饥荒,甚至因经济危机而饥饿的人口也不会很多;因经济危机而失业的劳动者生活水平会降低甚至明显减低,但依然会高于所谓的饥饿水平,所以,从经济上说,经济危机在中国也确实不再可怕。相反,通过经济危机,无效的企业死亡,无效的经济消灭,中国的经济效率将提高,中国将迎来新的经济上行和繁荣,将创造生产率更高的更多就业机会。因此,经济危机不可怕,可怕的是与经济危机相联系的社会政治危机。中国历史上的改朝换代,之所以常常发生在经济危机时期,便是因为经济和政治关联过紧。黄巾起义、闯王造反,都根源于此。1949年以后也如此。例如,没有1958年后的大饥荒,应当不会有后来的“文化大革命”;没有1978年前的经济崩溃边缘,也许不会有1978年的政治更迭。所以,可怕的不是经济危机,而是政治家的错误加重的灾难,是由经济危机触发的社会政治危机。为了避免可怕的社会政治危机,因此,中国需要做的,一方面是承认中国也会发生经济危机;经济危机在中国也是一种正常现象,这样,我们可以公开解释经济危机其实并不可怕,坦然提高我们普通人对经济危机心理承受能力;另一方面,大规模地展开市场化方向的改革开放,大幅度地降低政治对经济的干预,从而从根本上切断经济危机和社会政治变化之间的直接关联。

“夜话”2019年第2期,2019年1月23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