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农业劳动力转移的定量特征

今天,我把自己最近的一篇稿子“农业劳动力转移的定量特征”发布到网络上 (www.hujingbei.net/wp-content/uploads/2019/04/WP-Apr2019-农业劳动力转移定量特征.pdf )。在我看来,当今人类所处的时代可以视为人类大历史中的非农化转型阶段,即人类从农业社会向后农业社会转型的阶段。它应当肇始于公元1700年前后,延续到当今,并可能延续到本世纪末或更晚。非农化阶段的一个重要经济特征是劳动力从农业转移到非农业生产部门。和其它非农化特征相比,由于以数人头方式进行的劳动力统计的重要性和可行性,我们拥有关于劳动力统计和劳动力在农业与非农部门之间转移统计的大量资料。我的文稿将利用这些统计资料,描述农业劳动力转移的一些定量特征。

阅读全文

清明祭改开

2019年清明节已经过去了。

清明祭奠父母之后,我的内心突然生发出一种极其强烈的感觉,要祭奠一下改开,我不由自主地在心里说:再见,改开!愿你在上天安息,愿你按照你真实的样子,留在我的记忆里,留在大家的记忆里!

阅读全文

只要切断经济和政治的关联,经济危机在中国就不可怕

十年前的2009年,我在纪念2008年世界金融和经济危机一周年时写过一篇文章:“经济危机一周年的教训:经济危机并不可怕”。对许多中国人来说,2008年让我们第一次清楚看到了资本主义世界的经济危机。而这场危机给我们的最深刻教训,是资本主义经济危机并不可怕,完全不像我们的教科书讲得那样可怕。在资本主义国家中,危机来了,大规模失业。毫无疑问,每一位失业者都有一段痛苦的经历,都值得同情和帮助。但同时,危机中几乎没人挨饿,亦没人造反。社会正常运转,甚至执政党选举和下台上台都按部就班,几乎完全不受经济危机的影响。我们耳熟能详的那种在经济危机中几千万人“在死亡线上挣扎”的说法完全没有出现。2008年经济危机是1929-1933年资本主义大危机以来的最严重危机。2008年危机给资本主义社会老百姓带来的苦难不过如此,那以前许多危机的苦难程度也就可想而知了。所以,我们对2008年资本主义经济危机的“一见”,彻底打破了中学和大学课堂上根据马克思观点而“诲人不倦”的可怕说法。

阅读全文

胡景北知青日记(已发布的三本汇总)

1968年,在城市中学毕业生上山下乡运动中,我从江苏省南京市第九中学来到江苏省句容县宝华人民公社凤坛大队建华生产队(现改名为江苏省句容市宝华乡凤坛行政村建华生产组)。从那时起到1977年,我在那里作为一个农民生活和劳动,在那段时间里,我写下了一些日记,估计超过50万字。现在,部分日记已经丢失;尚保有的日记,有一些字迹已经模糊,一些纸页已经粉末化。本文是日记的一部分,是已经发布的三本的汇总。

阅读全文

谈谈农业劳动力转移过程中的工资理论

如果仅仅从经济学角度讨论农业劳动力转移,我们的第一个问题可能是农业劳动力为什么转移。我个人的观点是只要非农就业工资高于农业工资,农民就愿意转移。非农工资决定于非农劳动的边际产量,农业工资决定于农业劳动的平均产量。在农业平均产量等于非农边际产量即非农工资时,两部门工资相等,农民不再转移,劳动力转移实现均衡。但经济学的标准工资理论是边际产量工资,而我把农业劳动力转移过程中的农业工资视为平均产量工资。这样,我的观点便需要进一步讨论。这篇夜话将具体解释我的观点的经济学理性。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