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年:超越1978年

今天是2018年最后一天。2018年马上就要过去了

这一年,中国发生了太多的重要事件。从年初的驱逐低端人口开始,修宪、贸易战、股市跌跌不休,中兴与华为事件相继、p2p和共享车前后破产、佳士加北大参与,季风书店又圣经下架、民营企业忧患起伏、还有外人“辱华”、国人疫苗等等,都在2018年强烈拨动了国人的神经。不过,如果让我猜想百年之后的历史学者回顾2018年时所选择的话题,我的猜想是“超越1978”。

1978年是中国的改开元年。2018年,中国纪念改开40周年。因此,这一年中国人的注意力集中在一点,就是2018与1978的比较:退回1978年前,维持1978年以来的改开路径,还是超越1978年。而中国人心在2018年的最大变化,就是转向了“超越1978”。

其实,早在2018年1月,国务院副总理刘鹤就在达沃斯论坛宣布,2018年中国要隆重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而最好的纪念方法就是推出新的、力度更大的改革开放举措,部分举措“将超出国际社会的预期”。我不知道国际社会在2018年初对中国进一步改开的预期是什么。但刘鹤的这一宣布已经使人感到,2018年的中国改开举措可能和1978年有得一比。

在2018年最后一天的今天回头看,中国是否推出了超出国际社会预期的力度更大的改开举措,我们不得而知。可从中国人自己的角度看,2018年力度最大的改开举措,应当是修宪。这也是一个超出国人预期的举措。“中改研究”2018年发布过一篇文章:“中央明确,改革开放大招在这”。文章列举了修宪以外的其它大招,但没有一个大招能够和1978年的招数相提并论;许多大招甚至连严格意义上的改开都算不上,例如“放宽市场准入六个‘一’”(即企业开办时间再减少一半;项目审批时间再砍掉一半;政务服务一网办通;企业和群众办事力争只进一扇门;最多跑一次;凡事没有法律法规规定的证明一律取消。)类似这样的举措,在我年少时,有关部门便经常在“更好地为人民服务”的口号下提出,因此和改开无关。还有比如扶贫、一带一路等等,同样很难和改开直接相联系,因为,通常所说的“改开”,是和1978年启动的重大制度变化的“改开”联系在一起。而扶贫和一带一路,几乎无关于制度变化。

在我看来,无论2018年推出的改开举措孰大孰小,2018年中国的最大变化,就是人心从维持1978年以来改开路径,转到超越1978年的变化。这样的人心转变,既发生在对形势极其敏感的企业家和官员身上,也发生在以书本为主业的学者和学生身上。2018年中国有能够和1978年相比的重大举措,但没有超越1978年的举措。但在2018年中间,中国人已经明白,1978年以来的改开路径不但不够,而且也无法继续维持。

长期以来,中国人心目中存在着一种幻想,即只要坚持1978年以来的改开路径,中国将逐步实现 “富强、民主、文明、和谐、自由、平等、公正、法治、爱国、敬业、诚信、友善”(即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正是这种幻想给予中国人信心和希望,并且从根本上维系着中国社会,支撑着中国经济增长。然而,在2018年,这种幻想开始破灭。举一个例子,民营企业家在2018年经历了一次严重心悸。虽然,中国政府的求援把他们救活过来。政府对民营经济的安慰和表态亦被许多人列入2018年的改开举措中。但即使它们可以算改开举措,它们也仅仅在重申1978年的改开路径;但这次心悸让民营企业家认识到,1978年以来的改开路径不足以让他们在今后避免这样的以及更严重的心悸。中国要让他们再次有信心和希望,中国必须超越1978年的改开。

1978年启动的改开无疑是伟大的。它在造成比较宽松的社会环境的同时,为一个一个中国人的自我发挥开辟了一定的空间。精明的中国人充分利用了这一空间。我们不需要以企业家和官员为例。仅仅观察一个最普通最下层不过的农民工,我们就会发现他们是如何主动积极地利用这一自由空间,即使在市民那里遭到白眼,即使在公司里不能同工同酬,即使在制度上备受歧视,他们依然充分利用1978年改开恢复给他们的部分自由,“离乡背井”(这在改开前是禁止的),在改善自己和后代生活的同时,推动了中国经济增长和社会变化。

但是,1978年改开又是有限的。它最突出的有限性就在于它几乎完整地保持了1978年之前的社会分层和政治结构。这样,它就为“回到1978年前”准备好了后门。这也就是极少数要求回到1978年前的人能够“振振有词”的原因。社会分层可以理解为户口制度和国有企业制度。一些城市之所以能够分别出“低端人口”并驱逐之,就是因为1978年之前的户口制度在2018年依然有效。一些地方之所以能够对民营企业采取歧视甚至仇视措施,也是因为1978年之前的全民所有制、集体所有制和私有经济的区分方式在2018年依然有效。至于1978年之前的政治结构在2018年继续有效,更是不言自明的事实。

在1978年启动的改开路径上,中国走了四十年,取得了巨大的成就,不但解决了温饱问题,而且出现了庞大的中产阶级,出现了明确的企业家阶层。但是,由于1978年改开的有限性,中国已经无法在这条路上走下去。中国的希望,在于超越1978年的改开路径。正是在2018年,正是通过对改开四十周年的反思,中国企业家、中产阶级、普通人和官员开始认识到这一点,中国的人心转变了。无论中国从2019年开始如何变化,“超越1978”都会成为中国不可避免的话题和无法忽视的要求。

在2018年的最后一天,我衷心地为中国祈祷!

“夜话”2018年第19期,2018年12月31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