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年的经济赛跑,我们中国失败了

       了解中国和世界,是我们每一个中国人都应当做的事情。作为一个经济学者,我特别需要了解中国和世界的经济发展,也有特别的责任向我的同胞说明中国和世界的经济发展。下面这张图是我们研究所绘制的,它列出了66个国家(其中非洲57个国家作为一组)的人均收入(人均GDP)从1800年到2000年两百年间的变化动态。

 

    这张图第一次出现在我眼前的时候,我的感觉是惊心动魄。虽然以前我就知道200年来中国的落后,但这张图把200年来各民族的赛跑、把我们中国的失败如此直观、如此明确地表现出来,却不能不让我震动。历史就在我的眼前,事实就在我的眼前,在这么直观、这么明确的历史事实面前,一切语言都变得苍白,一切辩解都变得多余。是的,任何理论,任何政府,任何民族,任何人,都必须面对这么直观、明确的历史事实。不能解释这一事实的理论,无论历史学、政治学、经济学、哲学的理论,都将失去意义;不能承认这一事实的政府领导者,无论他是人民的球星、还是伟大的领袖,都将成为凄苦的“笑料”;而不能从这一事实获取教训并走上正道的任何民族,无论它具有悠久文明还是刚刚走出丛林,都无法逃脱失败的命运;而不能意识这一事实的人,无论他是政治家、企业家、学者还是一介匹夫,眼界都是狭隘的。

       1800年是什么年头?这是英国、法国、美国、德国先后宣布人的平等自由的年头,是宪政法治开始建立的年头,是瓦特蒸汽机开始运用的年头,也是马尔萨斯提出平民大众永远不可能脱离贫困的年头。在那个年头,全世界所有国家都同样贫穷。只有英国稍许“富”一点。但英国的稍许富裕在全世界引起的更多是批评和愤怒,因为英国达到那一步靠的是农民向工业的转移,可农民转移才第一次暴露了农民的贫穷:“田园风光和自得其乐”的农村生活原来是那么不可思议地贫穷,而农民进城又把贫穷赤裸裸地展示在从来没有见识过贫穷的知识分子面前;封建特权的消弭更让许多知识分子自己成为贫穷者。那个时候,对英国的批评是太多了,以至于连马克思都要为英国人说话:德国人批评英国,可英国的今天正是德国的明天。马克思说的对,德国当时比英国穷的多,只是因为穷人“隐藏”在乡村而不为人所知罢了。

       德国学者不希望英国的今天是德国的明天。马克思更想到了后天:英国、德国以及其他国家到处可见贫困不堪的无产阶级,于是暴力革命就来了,人人富裕的社会主义社会就建立了。从1917年十月革命开始,二十世纪充满了暴力革命尤其是以社会主义为旗号的暴力革命。一直到我上大学的1980年,中国的“经济学家”还在争论欧美国家无产阶级贫困到了什么程度。那个时候,我受到的教育是全世界三分之二人口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只有三分之一人口因为生活在社会主义下是幸福和富裕的。

       我们的200年人均收入增长图表明,马尔萨斯、马克思都是错误的。200年来,全世界人均收入增长了近10倍。但是,许多国家几乎没有增长。增长最快的是以自由、民主为主要特征的资本主义国家。在那里,大众贫困、无产阶级的贫困化不再存在,甚至无产阶级本身也仅仅限于少数人(而马克思认为大多数人会落为无产者)。资本主义不但在马克思时代创造了过去不可想象的财富,而且在马克思以后创造了更多得多的财富。相反,建立了社会主义的国家,没有一个富裕起来。

       我们的200年人均收入增长图同时表明,在1800年以来的200年赛跑中,我们中国是失败者。1800年时根本不在中国人眼中的韩国与日本,到2000年人均收入增长了30倍与40倍,我们中国才增长了7倍。1858年,马克思曾经嘲笑当时中国的清王朝,说它“只能在天朝上国的迷梦中继续自欺欺人100年后,中国的毛泽东政府又一次“在天朝上国的迷梦中继续自欺欺人。当然,说1858年咸丰皇帝自欺欺人有点过分,因为他委实不明白经济富裕是什么回事。但1958年的毛泽东只能是自欺欺人了,所以他才需要封锁信息,需要强迫我们相信他是中国的救星。

       失败并不可怕。我们要做的,首先是知道我们自己在全世界各民族的赛跑中跑到的位置。再次,我们需要总结200年来失败的教训。200年来,我们中国有过19001937年的经济增长,有过19521957年的恢复性增长,有了1978年以来的高速增长。可造成我们失败的,是清政府100年的停滞不前,是毛泽东政府30年的倒退(据《中国统计年鉴2006年》,1978年中国人均收入在全世界188个国家中列第175位。当时的中国政府也公开宣布国民经济走到了崩溃的边缘)。在总结教训的时候,我们必须问自己,我们中国现在的增长方式能够持续100年或200年吗?到2100年、2200年,我们中国的人均收入能够进入世界前列吗?为了回答这些问题,我们需要了解在刚刚过去的200年的赛跑中始终跑在前列的那些民族善跑的原因,需要了解后来跑入前列的那些民族变得善跑的原因,同时,我们更需要了解我们自己停滞不前甚至还自以为跑在前列的原因。1800年之前,我们中国刚刚经历了“康乾盛世”,可盛世之后却是人民极端贫穷的长期停滞。所以,在这张各民族经济赛跑的图面前,想到100年、200年后中国在世界的位置,我们需要的不但是一、两个执政者的盛世,更需要的是保证中国长期增长、人民富裕的基本制度。

 

(“部分国家人均GDP增长图”所用数据来自于麦迪森《世界经济两百年回顾》与麦迪森《世界经济千年史》,数据单位为1990年国际元。该图在1800-2000年中每二十年取一样本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