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地区选举有感

      

在刚刚过去的星期六(2012114),我国台湾地区进行了领导人选举,由公民投票直接选举台湾地区所称呼的“中华民国”第十三任总统和副总统。这一次,由于网络的便利和信息的开放,我国大陆公众终于也在网络上看到部分选举和计票的实况,体会了中国人正在实行的民主。虽然这样的民主仅仅出现在海峡的另一边,但它毕竟证明中国人是可以实现民主的。

谈到中华民国总统,我们立即会想到孙中山临时大总统,接着继任的是袁世凯总统,是正式总统。不过他在任上恢复帝制,留下千古骂名。然而,今天台湾地区所选举的第十三任总统,不是从1912年中华民国成立起的孙中山或者袁世凯算起,而是从1948年选举的总统蒋中正算起。这里的理由为1948年的选举是中华民国第一次按照宪法举行的民主选举,但从1911年到1948年的中华民国总统或中国当时的国家领导人都是通过官员或者“有关人士”选出的,不是民主选出的。1948年的选举依据的是1946年制订的《中华民国宪法》。该宪法规定总统副总统每六年选举一次。后来台湾地区在修改宪法时又改为每四年选举一次。这样,“中华民国”总统副总统从1948年选举开始,历经19541960196619721978198419901996200020042008诸次,到今年是第十三次,选出第十三任总统副总统,马英九和吴敦义当选

谈到1948年的选举,我们又立即会想到那时中华民国还管理着大陆,因此那是一次在中国全境的选举。那一次是蒋中正和居正竞选总统,李宗仁孙科程潜于右任莫德惠徐傅霖竞选副总统,选举结果是蒋中正和李宗仁当选。由于《中华民国宪法》明确规定当选者可连任一次。因此,假如没有后来的1949年剧变,蒋中正和李宗仁最多在1954年再当选一次,而到1960年必须下野。当然,国民党是否能在1954年或1960年选举中获胜还是个问题。无论如何,一旦选举,国民党就可能被选下台,其他党就可能上台,就像它后来在台湾的选举中败于民进党那样。

1948年的选举虽然刚刚过去64年,但对我们大陆人似乎是一桩发生于远古的事情,我们对它已经失去了几乎所有记忆。只是像我这样年轻时天天读毛泽东书的人,还因为毛泽东对那次选举的抵制而记得它。在毛泽东看来,那是蒋中正迫使毛泽东的军队缴械的一种方式,而“人民的武装,一枝枪、一颗子弹也不能交出去”。我们年轻时写大字报批判刘少奇,他的罪状之一便是“鼓吹1946年后中国进入‘和平民主新阶段’”,要缴械,要参加1948年的选举。不过,根据刚刚逝世的南京大学历史系高华教授的研究,毛泽东当时已经在延安确立了绝对权威,因此刘少奇、周恩来等人的意见都不起作用,中国也就发生了后来实际发生的事情。毛泽东胜利后,1949年在讨论新政府和新国家名称时,有人建议沿用“中华民国”,毛泽东拒绝了,而另起名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据说后来毛泽东为此还后悔过。但是,如果真的沿用“中华民国”,是不是还沿用1946年的《中华民国宪法》?今天看来,那个宪法如果删除总统仅仅能够连任一次的规定,可能毛泽东还是能够接受的;比如联邦德国对一个人担任首相的次数就没有这样的硬性规定。

确实,今天回想一下,如果毛泽东同意刘少奇的意见而参与1948年的竞选,凭毛泽东的能力,凭毛泽东当年对民主、自由的大声疾呼和对美国的学习精神、凭共产党当年在知识分子和民众中的声誉,他即使不在19481954年的选举中胜出,也能够在蒋中正两任后不能再当候选人的时候,在1960或者1966年当选总统。那样,中国的历史发展将完全是另外一种局面,中国今天的民主选举也不会局限于台湾地区,我们自己也就会作为选举参与者而非旁观者来经历选举。

经济学家喜欢说的一句话是“历史是无法改变的,未来是无法预期的”。这句话的前一半无疑是正确的:已经发生的事情确实无法再改变;但后一半不一定正确。中国推翻清皇朝以来的100年历史告诉我们,未来中国大陆向民主、自由的大方向发展是可以预期,中国大陆领导人的民选是可以预期的。台湾地区的选举告诉我们,中国人具有实行民主的素质。事实上,中国大陆最近30年来已经脱离了毛泽东的封建专制,已经在自由、民主的方向上走出了一段距离。台湾地区刚刚结束的选举让我们对这个方向更有信心,对自己也更有信心。

 

“夜话”2012年第2期,2012117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