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1)—- 我的《服务业资本》批评奖

今年,2018年,是马克思诞辰200周年。纪念马克思的最好礼物,当然是发展马克思。拙文《略论服务业资本》便是我发展马克思的一个尝试。十六年前的2002年,我在开通个人主页www.hujingbei.net时,把拙文发到网上公开征求批评,并设立了奖金。拙文以及我的”关于建立对本人论文《略论服务业资本》的学术批评奖的声明”和”‘胡景北《略论服务业资本》论文学术批评奖’实施细则”请见下述链接:

http://www.hujingbei.net/archives/424
http://www.hujingbei.net/archives/92
http://www.hujingbei.net/archives/29

时光荏苒,十六年很快过去了。在这期间,几位网友曾经从不同角度对拙作提出批评。这些批评都发布在hujingbei.net的”学术探索-胡景北学术批评奖”栏目。在这里,我再一次向她(他)们表示衷心的感谢。让我抱歉的是,她(他)们的批评没有能够指出该文的逻辑错误,因此没有能够获奖。

同时,考虑到十六年来应者寥寥,我决定在2018年年底终止这一奖项。当然,我欢迎批评的态度一如既往。

如今,国内谈马克思、谈发展马克思的人又一次多了起来。因此,我想在这里说一下我自己发展马克思的体会。当年我考虑这个题目的时候,国内学术界关于服务行业属于马克思的生产劳动还是非生产劳动范畴的讨论热火朝天。不过,所谓讨论只是语录战而已:各方找出对自己有利的马克思语录并强调自己找到的语录才是马克思的真意。马克思著作包括草稿几十卷,对那些以马克思为业的人来说,想从中找出支持自己的几句话并不难。我不同。我想象的是如果我是在世的马克思,我将怎样把服务行业纳入到我的《资本论》体系内。拙作就是由这一想象生发出的思考结果。我把它上网征求批评,第一个原因当然是它的可批评性,至少在一点上,即它是否确实与《资本论》体系一致,是值得考究和批评的。第二个原因在于,中国是当今世界极少甚至唯一把马克思主义作为国家信条的地方,中国每位中学生大学生都必须学习马克思主义,中国以”发展马克思”为主要工作的研究所、杂志、学者、博士生的数量应当占全世界的百分之九十五甚至百分之九十九以上,中国又特别重视”发展马克思”,因此,我在发展马克思上的这个尝试,应当会得到批评和讨论。遗憾的是,与中国那么多以马克思为业的人数相比,参与拙作讨论的人不到十位数。造成这一状况的主要原因,当然首先是我的影响力不够;其次应当是绝大多数以马克思为业的学者只是把此业视为饭碗而已;再次便是对”发展马克思”的理解。我这里仅仅谈谈第三个原因。

在我看来,所谓发展马克思,在严格意义上,既不是指学习、传播和应用他的理论,也不是指比如研究《资本论》提到的那位中国人是谁、1842年和1867年的马克思在思想上有什么差别,更不是指”建立和发展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发展马克思,首先和最重要的,是发展他的理论本身,把他未看到未解释的重要现象纳入到他的体系内;或者,如果纳入不了的话,则在符合他的基本思想和方法前提下建立起能够包容他的体系的新体系。服务行业是资本主义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马克思没有看到这一现象。根据我对马克思体系的掌握,我把服务业抽象为社会化地再生产劳动力的经济部门并提出服务业资本概念。马克思已经分析的产业资本和商业资本分别活动在生产和流通领域,服务业资本则活动在社会化的消费领域,因此,服务业资本分析应当放在产业资本和商业资本分析之后、马克思的生息或货币资本分析之前。所以,我在拙文最前面加了一段话:”本文假定,读者已经看过卡尔·马克思的《资本论》第一卷、第二卷和第三卷的前四篇”。《资本论》第三卷前三篇分析产业资本、第四篇分析商业资本,我的《略论服务业资本》便是作为第五篇写作的。写作的标准当然是与马克思体系的一致性。我相信我的尝试是成功的:我达到了自己提出的标准。同时,我相信,如果有人在马克思体系内讲解劳动力再生产,他将不得不引用我的这篇文章。

众所周知,即使算上马克思的草稿和恩格斯的工作,以《资本论》为标志的马克思体系本身便没有像马克思计划的那样完成,遑论还有像服务业资本这样的没有被马克思列入写作计划的现象需要研究。因此,发展马克思,最重要的是完成他的体系。例如,学者们喜欢谈”马克思主义的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而且要以国家或政党为其前提。不过,他们应当不知道,”国家”是被马克思列入《资本论》写作计划的,是他准备接续《资本论》第三卷而写作的。但他没有来及写作,因此没有在《资本论》体系内建立他的国家理论。后人呢?列宁写过一本著名的小册子《国家与革命》,谈的是国家和革命的关系。可在马克思的计划里,国家分析之后还有世界市场分析,然后才是危机分析。他并没有把革命列入《资本论》写作计划内。因此,列宁谈的国家和马克思计划的国家分析大相径庭;包括列宁本人在内,没有人认为列宁的国家理论可以纳入《资本论》体系。那么,在缺乏马克思的国家理论之前,一个人怎么可能突然跳到以国家为前提的”马克思主义的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呢?即使这样的政治经济学是可能的,在马克思体系和这样的政治经济学之间也有很长很多逻辑链条;这里提到的”国家”仅仅是链条之一。不一个一个地建立起这些链条,”马克思主义的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是不可能建立的。至于学者们喜欢提及的”中国特色”,只是一个技术性的概念;在一般理论建立之前,任何国家的”特色”理论都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这个浅显的科学道理,应当不需要再次普及的。

所以,在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的时候,作为在”发展马克思”上做出成就的人,我对那些希冀发展马克思的人的劝告是:要想发展马克思,先得把自己想象成马克思再世,像马克思那样,不跟风、不计酬、不急功近利、不祈求成功。否则的话,于公于私,还是及早退出为妥。

最后,我依然希望,在我的”《略论服务业资本》的学术批评奖”今年底终止之前,有人能够得奖。

“夜话”2018年第2期,2018年1月20日

 



“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1)—- 我的《服务业资本》批评奖”的12个回复

  1. 卢利:你好!你说“网页打不开”。这篇夜话链接两个网页。我刚刚又试了,都能够打开。请你告诉你打不开的是哪个或哪些具体网页,谢谢你!

    1. 可能是我手机的问题吧,文章中的链接打不开,不过没关系,只要您能看到。感谢您花费宝贵的时间看我的论点。

      地球不能没有太阳,天国不能没有上帝。没有了太阳能,人类就不可能存在,这是上帝之权能。权能者是第一生产力,然后才有了劳动者、所有者和消费者,这三者是自由人的三位一体,一个人必须拥有这三种身份,在市场经济中才是自主的,否则就是为奴的。

      一个人是劳动者又是消费者,这是普通老百姓,但如果拥有适当的股权,该股权等值于他作为劳动者时的生产资料,等值于他作为消费者时商家的生产资料,在社会化大分工的协作中,实际上相当于他在自己的地里(所有者)干活(劳动者)供给自己一切所需的(消费者)。返璞归真,经济学是否就是这样大道至简呢?

    2. 我这几天完善了我的一个观点,那就是消费是被剥削的对象,实际上我的本意是在会计的计量中,支付货币一方就是被剥削的对象,企业购买劳动者的人力资源,这个时候企业就是消费者,企业被劳动者剥削了货币资源,企业剥削了劳动者的人力资源生产了商品或服务卖给消费者,这个时候企业是卖方,是获得货币资本的一方。其实剥削就和买卖一样,我们为何认为付出货币的一方是买,而付出劳动力的人是卖呢?同样都是付出了什么又得到了什么,但因为货币在哪一方,我们就把付出货币的一方称为买,把收入货币的一方称为卖。就是因为货币会计学地位。请原谅我这样的叫法,这就是剥削的地位,谁获得了货币,谁就是货币财富的收割者。把各个环节拆开,才能看清楚全貌。我们不能把劳动和消费想混淆,虽然我劳动得到了货币然后去消费,此一时彼一时,劳动的时候我就是卖方,消费的时候我就是买方,一买一卖,企业获得了差价,也就是利润。但由于博弈的关系,有可能导致企业反而亏损。

      1. 企业亏损的原因归根结底就是劳动者生产的商品或服务卖不完,但企业必须为他心中想象的消费者垫付工资给劳动者。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现实中的消费者没有乖乖地把钱掏出来,支付商品服务所蕴含的所有工资+利润。有可能是产能过剩,有可能是来自其他企业的竞争,或者说就是劳动者的购买力不足,劳动者才不管你企业会不会产能过剩呢,拿了工资企业倒闭大不了走人。若在细分,就是各种的囚徒困境式的博弈了。把所有的企业看做一个整体,虽然资本家想要从消费者和劳动者中赚差价,但这是建立在一定数量的商品都卖的出去为前提,但消费者的购买力来自于为企业劳动时得到的工资,而商品售价=工资+利润,工资无法购买全部的商品,因为工资=商品售价-利润。劳动者的工资无法购买全部商品,就导致产能过剩,产能过剩达到一定程度,企业就会裁员,加剧购买力的不足,循环往复,经济危机就发生了。这就是囚徒困境的世界规律。

        1. 此处消费者的购买力来自于工资,不太严谨,毕竟资本家获得了利润也会去消费,也会去投资,资金就又流通到了劳动者的手中,但是这最终是有一个尽头的,当投资回报率低下,量变到质变形成产能过剩的时候,加上资本家们不会花太多钱购买绝大多数消费者所购买的生活必需品,富裕达到一定数额就只有投资这一条路,而整体消费者的本质就是劳动者,劳动者们的工资是有限的,投资的货币资源又是指数型增长的,最终总是必须减少产能,必须裁员,因为生产力在不断提高,而消费却乏力。不是消费者没有需求,而是没有钱了,不是劳动者不想工作,而是资本家不需要那么多劳动者了,生产资料掌握在了非消费者手中,消费者得不到就业机会。假如生产资料掌握在消费者手中,消费者在自己家的企业从事劳动作业,生产力提高就可以减少每一个人的劳动时间,这样才能享受到生产力提高带来的解放双手的好处,但生产资料掌握在少数人手中,所谓的解放双手实则变成了失业率,把上帝的祝福变成了咒诅。这就是资本主义。逼良为娼,不能从事生产获得体面的生活,如果可以出卖肉体赚钱,也就形成了一个卖淫的市场。

    3. 最后我想用一个非常简单的逻辑概括一下我的理论:劳动者剥削企业,企业剥削消费者;
      因:劳动者=消费者=A;企业=B
      本质:A→B,B→A,A→B,B→A……

      劳动者付出劳动获得劳动果实,企业生产经营的本质就是这么一个过程,但是有了货币作为媒介就把人的思维搞乱了,因为在现实中是这样的:劳动者付出劳动,资本家付出货币提前垫付一部分劳动果实,劳动者花掉货币得到劳动果实。

      所以事实上劳动者不但不是被剥削阶级,反而是剥削阶级,但他们消费的时候又成了被剥削阶级,在消费和劳动的过程中,企业赚到了净利润或者倾倒了牛奶,这就是被资本家剥削了的劳动果实。货恶其弃于地也,不必藏于己!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

  2. 卢利:你好!谢谢你的多次留言。我阅读了你的这些留言,总的感觉是你有思想,但是还不精炼,还不严格。比如,你认为消费时受剥削或者一个人在消费时才成为被剥削的对象。这里,我的疑问是:A,每个人都必须消费,因此每个人都是被剥削对象。那么,谁是剥削者呢?比如,我买了一袋水果,现在回到家中,开始消费水果,此时,我是如何被剥削的呢?剥削我的人又是谁呢?这些可能都需要你解释。
    你说你是一个专科生。这不要紧。当年我读书并且形成思想时,我还仅仅是初一没有读完的学生呢。我的那篇《服务业资本》是我上大学时写的,但比那么多大学教授关于马克思的文字强多了。所以,专科生本身不是错误,也不是你原谅自己的理由。提出思想或观点,从某种意义上说容易的,但论证却很不容易。这就是胡适先生说的“大胆假设,小心求证”。希望你能够在求证方面取得大的进展。
    再次感谢你的留言!

    1. 我所说的剥削,其实是一个相对的概念,并非不平等的那种涵义。具体来说,消费者被剥削了货币资源,消费者剥削了企业的商品资源。但是在财务上,商品是消耗品,企业获得了货币,企业的账户是一个增加的数额,消费者的账户是扣减的数额,在会计学的计量单位上,企业剥削了消费者货币,虽然消费者得到了商品,但是在会计学上,已经没有了意义。举个不恰当的例子:消费者吃了面包🍞 ,然后就到茅厕去了,在会计的计量中,或者说在财富的计算上,消费面包使消费者失去了货币资源。面包会烂掉,持有再多面包也不能称之为富人。

      再比如劳动者给资本家工作,用剥削这个词语来描述就是:劳动者剥削了资本家的货币资源,资本家剥削了劳动者的人力资源,但人力资源是看不到的,就像面包一样,用掉了就消失了,之上在会计学的计量单位上就是消失了,实际结果就是劳动者赚了钱,而企业得到了商品或服务,企业只有把劳动者生产的商品和服务从消费者身上交换到货币,才能真正地发工资,实际上劳动者的工资都是企业家垫付的,劳动者工资的本质来源就是消费者。企业从中赚取差价,就是利润,如果不能覆盖其他经营成本,也就不存在剥削,此时这个剥削就是马克思所理解的那个剥削了。

      商品交换是一个互相剥削的过程,买卖双方都实现了对对方的剥削,但得到货币的才是真正剥削者,但这个剥削并非贬义。企业实现了净利润也不是贬义,乃是企业价值的体现。净利润我认为就是剩余价值,它不能分配给资本家,但资本家拥有所有权,资本家说了算。所以消费者应当建立起一个消费者所有制的企业,这样,净利润就不属于原来的那批资本家了,消费者成了新的资本家,即全民所有,这是一种公平公正的全民所有制,各人按照利润的贡献来分配,利润的货币来自于消费者作为一名劳动者的时候从企业剥削来的钱,即劳动成果。

      1. 第一段打错字了,不好意思,修正——企业剥削了消费者货币资源,消费者剥削了企业的商品或服务资源。

    2. 每个人都消费,每个人都是被剥削者,每个人都劳动,每个人都是剥削者,我剥削你,你剥削我,我们实现了商品的互换,各取所需,这就是社会化大分工大协作。

      工作的本质就是为人民服务,获取一般等价物,换取别人提供的服务。生产资料的所有者从人类的这种相互服务中赚取货币净利润,当然,劳动者也可以省吃俭用去理财获得生产资料的所有权,厉害点的劳动者也就实现了财务自由,因为他们又多了所有者这个身份,从此获得了自由。

      所有者、劳动者、消费者,三者是企业生存的必须,所有者、劳动者可以死亡或者被机器人取代,但消费者不行。因为企业真正想要得到的就是消费者的购买力。

  3. 无论是服务业,还是各种行业,人民在劳动的时候是剥削老板(出卖劳动力,获得货币收入),只有在消费的时候才是作为被剥削对象。因此使人产生了资本家剥削劳动者的错觉,其实我们是在消费的时候被剥削的。不解决消费被资本家赚取净利润这块大蛋糕的问题,共同富裕就无从谈起。显而易见,在一个无人工厂,难道是资本家在剥削机器工人?在一个亏损的企业,资本家剥削了消费者的利润不足以支付运营成本,也就不存在真正的剥削,真正的剥削成果是净利润,净利润是消费者与劳动者的合作果实,是企业价值的体现,只有净利润会导致不平等的贫富差距,最终导致经济危机,错不在于净利润本身,而在于它分配给了资本家,净利润应当用于再生产、研发等,以及归还一部分给消费者。
    完善/更正?马克思关于资本家剥削劳动者的观点,事实上资本家确实剥削了无产阶级,但必须把无产阶级拆分为消费者和劳动者,其中真正的被剥削环节是在人民作为消费者的时候,包括富人消费的时候。——一个专科生,不会使用各种马克思发明的术语,仅代表个人思想,对于马克思主义不得不说的一个大BUG,这个漏洞,是导致全球共产主义试错失败的根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