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5月:上天眷顾

刚刚,我的日历不但翻过了一天,而且翻过了一月:从2022年4月翻到了2022年5月。

此时此刻,我的脑海里突然冒出经济学界的一句流言(据说是已故女经济学家罗宾逊Joan Robinson说的)“过去是不可改变的,未来是不可预期的。”

是的,刚刚过去的四月份已经成为不可改变的历史事实,而面对专横地来到我们眼前的五月份,我们确实无法预期会发生什么。就我最关心的事情而言,上海在五月份会实现“清零“吗?若实现,上旬还是中旬?我的亲友和同事,那些老人、困在宿舍的大学生、活泼的中小学生,还有那些小商业小工厂,他们怎样捱过解封前的日子?

阅读全文

为上海祈祷兼谈疫情数据问题

最近一个月来,上海的疫情成了世人关心的焦点。我虽然不在上海,但那里有我的亲戚、同事、学生和朋友。我牵挂他们,每天为他们和所有上海人祈祷,祈祷疫情赶快过去、染疫者迅速康复、普通人迅速恢复正常生活。同时,我总觉得自己应当写点什么,来多少平复一下自己没有在上海和大家同渡难关的内心愧疚。

阅读全文

胡景北:普京为什么开战?

从2月24号开始,普京发动的侵入乌克兰的战争已经超过十天。我坚决谴责俄国的侵略行为,坚决支持乌克兰的卫国斗争。我的理由很简单:1994年乌克兰放弃核武器时,安理会五大国(中国、俄国、法国、美国、英国,后四个国家按照汉语拼音排序)都庄严承诺,保证乌克兰的主权和领土完整。俄乌这场战争开始后,我国政府同样而且多次表示:“中方主张尊重和保障各国的主权和领土完整,切实遵守联合国宪章宗旨和原则。这一立场是一贯的,也是明确的,在乌克兰问题上同样适用。” 而当年对乌克兰主权和领土完整同样做出庄严保证的俄罗斯,竟然不顾世界的共识和人类今天所达到的文明底线,不但从乌克兰东部地区分裂出两个新国家并派兵到那里“维持和平”,而且以“乌克兰从来不是一个国家”为理由,把战火直接烧到乌克兰全境。

阅读全文

千秋功业,何不为之?

最初看到徐州丰县铁链女的消息,我十分震惊和悲伤。在二十一世纪的中国,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中国,竟然发生如此惨绝人寰的悲剧,实在是难以思量。而它之所以能够发生,不仅是董某民一人之恶,而且是当地主流文化之恶。谈恶先谈善。在拐卖妇女问题上的主流文化之善的标志,就是如果某个人“购买”了被拐卖的妇女,他的父母、兄弟姐妹和当地老百姓都会谴责他,更有许多人会向政府报告,而政府知悉后会迅速和严厉处理。这就类似于当前禁毒的情形。人人知其恶,政府惩其厉。而主流文化恶的标志,便是人人知道却互相庇护、政府知道却听之任之(如果不说是庇护的话)。我们在徐州地区看到的,正是这种恶的主流文化。比如,董某民不但不隐藏自己“购买”而且用铁链锁颈女人的事实,反倒以正能量的姿态宣传自己(若非如此,铁链女至今还不为外界所知),足见当地民众对拐卖妇女之认可。而当地政府在事发后用正式通告一本正经地否认铁链女事和拐卖妇女有关,进一步证明当地主流文化之恶。

阅读全文

从“第三次分配”想到“第零次分配”

“第三次分配”最近成了公众关注的热词。这个概念是北京大学厉以宁先生发明的。根据他的定义,第一次分配是市场经济按照自身规律(即按照每个人拥有的人力财力物力和它们的价格)把国民收入分配给每个人;第二次分配是政府通过税收,强制地把市场经济内获得高收入的那些人(以下简称富人)的部分收入转移给低收入者(以下简称穷人);第三次分配则是富人通过捐赠等形式,自愿地把自己部分收入转移给穷人。厉先生讲得好。我想补充的一点是,在这三次分配之前,我们中国还有更重要的第零次分配。

阅读全文

从马丁·路德·金博士论文抄袭说起

凡是关心国际形势的网友,大都知道马丁·路德·金其人。上世纪中期,几乎和我们的红卫兵运动同时,马丁·路德·金领导了大规模的美国民权运动。他于1968年遇刺逝世后,伟大领袖毛主席还以个人名义特地发表纪念声明。那时节,我还是中学生,在学校停课闹革命,对党报发布的毛的每篇文章(然而也只有很少几篇),都会认真读、反复读。这篇声明更是学习了许多次,因此也记住了马丁·路德·金的大名。

阅读全文

国家统计局最近修订的就业数据讨论

2020年举行的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所得到的人口数据,曾经受到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国家统计局不但依据该次人口普查的结果修订了早先发布的2011—2019年的人口数据,而且也修订了其它许多数据。国家统计局在最近出版的《中国统计摘要-2021》“编者说明”中指出“2011-2019年人口数据根据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结果进行了修订”,而没有同时明确指出其它修订数据。本文仅仅讨论总就业数据的修订,说明普查后的2020年就业人数和普查前的2019年就业人数相差过大,使得以往各年的年度统计丧失了可靠性,并迫使国家统计局修订2011-2019年就业数据。但如此一来,依据那些年度统计数据所做出的无数市场分析和实证研究(包括本科硕士博士论文)便沦为无效劳动。本文呼吁国家统计局采取措施,把年度就业统计提高到令人基本满意的质量水平。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