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上的今天:谷歌被中国全面屏蔽

2014年6月1日11时29分(北京时间),中国内地从此中断了普通民众对 Google网页搜索的访问。

今天在中国欢度儿童节的少年朋友可能不知道世界上有谷歌网页搜索,尽管儿童节是因为纪念一些儿童被法西斯专制屠杀而设立的。为了保证少年儿童在这一天的欢乐,我们成人们应当知道谷歌,知道儿童节的来历。

谷歌最早于2010年3月23日被迫退出中国,但那之后中国普通民众依然可以访问部分谷歌网页如谷歌地图和谷歌视频,gmail依然可以在中国使用。2014年6月1日,几乎所有谷歌网页都被中国屏蔽,gmail亦不再能够使用,这之后上网的少年儿童也才没有机会知道谷歌。目前只有谷歌翻译依然可以在中国使用。我在十年前的2010年曾就谷歌“退出”中国写过一篇短文。这里照录如下,以纪念历史上的今天。

“夜话”2020年第8期,2020年6月1日

—————————–

从谷歌公司退出中国想起

胡景北(2010年)

今天早晨新闻,谷歌公司因为不愿意遵守中国法律而终于选择退出中国。打开计算机,键入www.google.com.cn,果然一下子跳到了www.google.com.hk。我钦佩谷歌的勇气,宁可承受经济损失也坚持自己的信仰。同时,我也为我能够继续通过谷歌检索某些被允许的内容表示欣慰。毕竟,中国已经离开毛泽东政府的绝对专制。身受绝对专制之害的几代人还活跃在中国政坛的今天,中国也不可能回到那样的专制去。但谷歌的退出提醒我们,绝对专制依然是中国前途的严重威胁。谷歌的决定同时让我想起了一篇社论,一篇很可能出自毛泽东之笔的社论,当年吸引了许多热情洋溢的年轻人的社论。谨借用这篇社论为谷歌送行。

——————————

中国共产党中央机关报 《新华日报》社论(1944年10月9日)

民主大家庭的家法

美国前副国务卿威尔斯先生上日在《自由世界》上发表了一篇题名《新闻自由­­——人权的柱石》的文章(原文载本月十四、十五日《大公报》),对战后世界的言论,特别是新闻自由的问题,抒发了更深一层的探讨,提出了更具体的方案。虽然他认为“宣传造成了希特勒”一点,还有值得讨论之余地,但是他说当时国际间缺少一种干涉乃至制裁世界任何一个角落“新闻服从于统制”的事实,是值得注意深省的。拿德国的例子来说:“希特勒在一九三三年二月间获得政权,自此以后,仅在短暂的时间之内,德国的报纸广播,如果要继续经营,不但不得发表纳粹领袖不愿意让德国公众知道的消息,而且还需要发表希特勒乐于让德国公众知道的消息”。掩盖真相,捏造新闻,于是德国人民就被蒙在鼓里,完全不知道世界其余部分时局发展的真实消息。这是希特勒驱使德国人民走上黩武侵略的最基本的武器,而这种武器在战前和战争中的今天,也还广泛地使用在法西斯的乃至亲法西斯的国家里面。

威尔斯先生真知灼见地指出:这种“新闻统制”和毒品贸易人口贩卖同样的是一种有关全体人类幸福的不可忍受的制度,因此对于任何一个国家企图行使这种法西斯制度的时候,正像我们不能听任一个国家用鸦片毒品来荼毒其余各国人民幸福一样,除了用国际道德舆论遣责之外,还该有一种集体的国际机构的力量,来制止和消灭这种罪恶的滋长。他强调地指出:只有这种国际机构的具体的明文规定和实力制裁,才能保证全世界人民真正享有言论自由,才能真正阻止法西斯主义的再度生长,而这种国际规定,绝不是那些“懦怯的反对派”所叫嚣的所谓内政干涉。正如国际机构切实调查和制止一个国家的贩卖吸食鸦片毒药不能算是内政干涉一样,战后国际机构经常不断地调查和阻止“新闻统制”正是保障国际永久和平的最基本最必要的事情。

威乐斯氏具体地建议:“规定一个国家必须能以其宪法或基本大法表现其已予其国民的信仰的自由,以其新闻的自由,而使此种自由成为人民不可动摇的权利。”当然,单单宪法文字上的规定是不够的,国际机构要求每个政府都能以实践这种规定作为参加国际机构的条件,“如果有人因某一政府剥夺了人民的各种自由而提出控诉,这样的问题应当由国际组织的国际法庭注意而加以裁定。假如,任何一个政府触犯了它加入国际机构当时所作的诺言,破坏了它应当履行的义务,那它就显然再没有资格被认为国际社会的优秀分子,并应当受到国际机构宪章可能规定的制裁与惩处。”

现在,假如我们承认战后的世界是一个不可抗而又不可分的民主的世界,那么要在这个世界里生存,要在这个世界的国际机构里当一个“优秀分子”,第一就是立刻在实践中尊重“新闻自由”这种人民的“不可动摇的权利。”

德黑兰会议庄严地宣言,我们要创造一种“必将博得全世界各民族绝大多数人民大众的好感”的和平,这是没有“暴政和奴役,压迫和苦难”的“全世界民主国家的大家庭”的崇高的理想。不能得到绝大多数人民大众之好感,而企图剥夺绝大多数人民大众之自由的分子将会没有资格跨进“民主大家庭”的大门,因为在这大家庭的门上已经挂出了一条家法:

“剥削言论自由的法西斯分子不得入内。”

——————————

“夜话”2010年第4期,2010年3月24日 原文链接:https://www.hujingbei.net/archives/529

“历史上的今天:谷歌被中国全面屏蔽”的6个回复

  1. 谷歌之前手机里下载有一个,后来感觉可能是我英文不好,用起来不是很方便,就没用了,一般用的百度,当然这里面的新闻消息,肯定存在着大量过滤。正如网上流行着这么一个笑话,你什么时候知道伊拉克人民现在生活越来越好的?网友回答到:当中国新闻联播最近没有播关于伊拉克消息的时候。伊拉克去年GDP是战前的8倍。当中国持续GDP持续增长的时候,民主的很多问题会被掩盖,当增速放缓或陷入停滞的时候,言论自由的诉求应该会越来越多。与西方国家宪政治理不同的是,中国更多的是人治,法治社会也是近几年推出来的。国家级的新闻发布会,我看办的还可以,县级,市级,省级相对少一些,人民参政议政情绪不高,不超过10年,这种情况相信会有很大的改善。谷歌被禁,本土企业百度可能最开心了,减少了强大的竞争对手。新闻言论自由,国籍自由,对个体而言,可能越自律越自由,最近生活比较糜乱。

    1. 骑牛撞城管:
      您好!谢谢您的关注,特别谢谢您的留言!
      您说对完全正确:对个体而言,可能越自律越自由!自由的前提是自律。我们首先要自律,然后才能够有自由。自由不是一个人为所欲为,而是孔夫子所说的“从心所欲,不逾矩”。我们个人首先要做到不逾矩,尊法守纪,尤其是严格恪守职业规范,强化道德修养,才能够做到夫子说的既从心所欲而又不逾矩,而不依赖外在的压力和强制。我们中国必须有一部分人,即使是百万分之一,能够做到这一点,我们中国才有希望获得自由。让我们互相勉励,互相督促,尽可能成为那百万分之一自律而自由人的两个人。
      胡景北

  2. 柏林墙:
    您好!谢谢您的关注,特别谢谢您的留言!
    我因为微信公众号被封,也就没有及时写出新的夜话。对不起。
    您说得对,我完全赞成!后人读今天之网络文字,谈起二十一世纪初的情形,一定会为我们悲伤,为这一时期的中国人悲伤!
    谢谢您对我的关心!您也要注意身体。这一天总会平反的。也许我等不到,但您一定能够等到,因此,保重身体,让自己看到那一天。
    再次感谢您!
    胡景北

    1. 谢谢先生的回复!
      先生远瞩高瞻,真诚恳切,晚辈还有很多地方要向先生学习。先生对晚辈的赞许,晚辈心中惶恐,实不敢当。
      如若先生不嫌繁琐,直称晚辈‘柏林’即可。

      遥祝先生身体安康,万事和乐!

      1. 柏林:
        您好!谢谢您的关注,特别谢谢您的留言!
        网友之间不必考虑辈分,而以言论(更重要的当然是行为,只是从网络上很难知道对方的行为,因此只能以言论为准)交友或者互教。从您的虽然简短的留言看,您的文字功底不但不差于我,而且比我更强。所以,我们是互相讨论、互相学习!
        同样遥祝您身体安康、万事和乐!
        胡景北

  3. 那篇文章,尽显黑色幽默;若是现在写就,一个字都发不出来。说来也怪,中国人发明的汉字,当代中国人却有很多汉字不能用,美其名曰:敏感词。岂不是滑天下之大稽。逼得天下人用汉语拼音、谐音代替,连五毛、粉红也不得不如此操作,令人既好笑又觉悲哀。

    先生年事已高,气力稍减,请先生千万保重,不必因某事之殇而折损身体。今年,晚辈向先生学习:禁食一天,以兹纪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