邹恒甫应当说话

邹恒甫应当说话

 

IAS被关闭或者被拆分。邹恒甫应当说话,应当公开说话。这是因为,IAS是中国经济学教育十年来最重要的现象之一。它的影响早已超出武大、超出北京、上海几个大城市,而波及到了全中国。它是中国高校推广和学习现代经济学标志。在许多人的心目中,它的地位不亚于北大中国经济研究中心。一句话,IAS已经成为中国经济学的公共产品,而不再是邹恒甫本人或武大甚至武大某个学院的私人产品。这是邹恒甫为经济学(而不仅仅是中国经济学或者中国经济学界)做出的最大贡献,是所有其他中国人望尘莫及的。

阅读全文

关于“中国经济长期发展的可行机制”的讨论

(敬告:本文曾刊载于《学术界》2000年第1期第142-149页。引用本文的读者请务必参照上述杂志刊载的文章。)

张曙光(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北京天则经济研究所学术委员会主席)

胡景北教授的论文是一个比较理论化的东西,但它又是有着相当重要的现实背景和现实意义的问题。所以,这个模型在发展经济学中,对刘易斯的模型提出了不同的看法,刘易斯的是两阶级模型,胡教授的是一阶级模型,到底这个模型能否解释中国的现实问题,还有许多问题。比如说集体所有制中上缴的部分如何纳入这个模型。再比如说,现实中剩余劳动力转移的过程中还有许多实际的东西。这是一个很有意义的课题,中国现代化的过程与这个问题有相当大的关系。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