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中国经济理论体系:先说的几句话

 

四月一日是愚人节。那天我在上海交通大学做报告,宣布我已经形成自己的中国经济理论体系(见附件“我的中国经济理论体系简介”,http://www.hujingbei.net/show.aspx?id=503&cid=66)。也许有人认为这是愚人节的玩笑。确实,十几年甚至几十年来不断有人呼吁建立“中国经济学”。可直到今天,偌大一个中国,那么多经济学家,却连一个至少被大家拿来开玩笑的“中国经济学”都没有出现过,更不用说能够被大家严肃看待的“中国经济学”了。我不赞成“中国经济学”的说法,但我支持研究中国问题,建立以中国和类似经济为背景的经济学理论分支并身体力行之。今天,我终于可以认真地说,我有了一套关于中国经济均衡的系统性理论。

我的理论体系所要解决的问题是农业劳动力转移均衡与物价总水平稳定的关系,旨在解释在大规模农业劳动力转移过程中,一个经济体系如何在每一个短期内实现劳动力转移均衡、物价稳定和经济增长。这是我从中国经济中抽象出来的科学问题,也是我从人类自农业社会向后农业社会过渡的大历史中抽象出来的学术问题。无论我们中国人还是世界其他民族的人,对这个问题都应该提出自己的经济学理论解释。我的解释最多只是各种解释之一。经济学的进步靠不同思想和理论的竞争。经济学强调市场竞争。经济学理论本身更应当竞争。通过竞争,人们才会发现比较适当的一个或一些理论。因此,在我宣布自己理论体系的时候,我衷心地希望其他学者,尤其是强调“中国特色”和呼吁“中国经济学”的学者,能够早日提出自己的理论甚至理论体系。

事实上,中国经济目前正面临着通货膨胀加剧、经济增长受挫的严峻形势。应对这一形势也许靠直觉便可,但理解这一形势需要理论。根据我的理论,导致这一形势的基本原因是投资过度向非农部门倾斜和农业劳动力转移过快,它们直接推动农产品相对价格快速上涨并推高物价,造成通货膨胀。因此,根据我的理论,紧缩货币政策必须慎用,因为它在抑制相对价格上涨造成的通货膨胀的同时容易导致经济衰退。

提出一套理论相当于竖立起一个靶子,是让别人来打的。一个靶子的强度在于它是否容易被打倒。一个理论的强度也是如此。每个打靶在人都是靶子强度的试验者。我衷心欢迎每一个来打靶的人。尽管我的理论靶子还有许多问题甚至是根本性的问题,可它即使能够被打倒,打靶人也得付出大量气力。理论的进步就在竖靶、打靶、靶倒、再竖靶的过程中,对我来说,我的工作是我自己和与我生活在一起的中国人在经济学上为人类所做的努力之一。我希望这一努力的思想结晶能够加入到经过严格筛选的人类知识的宝库中;但即使不能,它也会为别人更有意义的知识创造做一个铺垫。有兴趣理解中国经济并有志于增进人类经济学知识的朋友,不妨来打一打我竖起的理论靶子。

 

夜话2011年第8期,2011年4月6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