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罗京送行

 

       中央电视台的“国脸”罗京去世了。

       仅仅48岁,他就因为疾病离开了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节目主持人的位置,离开了中国,离开了我们。

       哀悼罗京,为罗京送行,那么年轻,那么英俊,那么沉稳的男中音。

       我很少看电视,更少看新闻联播,但仍然在电视上见过许多次罗京,貌相加声音,我喜欢罗京。

       哀悼罗京,为罗京送行。

       同时,我也为罗京欣慰,不再受病魔的折磨了。

       生龙活虎的人生应当属于像罗京那样的男子汉。如果不能生龙活虎地活着,死亡反而是一种解脱。

       我还为罗京欣慰,不再受假话的折磨了。

       罗京是不幸的。如果他今年仅仅28岁,他没有机会了解20年前首都新闻工作者高举着“不要逼我造谣”和“我们愧对人民”标语的游行,他甚至根本没有机会知道中国发生过那些事情,因此,他的字正词圆,他的一脸正气,本来可以是他真实心声的反映。然而,他是如此地不幸,20年前他就28岁了,他就是首都新闻工作者了。他看到了那一切,他听到了那一切,因此他不能不知道“逼我造谣”和“愧对人民”的含义,不能不知道真话和假话的区别,他的一脸正气也就脱离了他的真实心声。

       有人评论说罗京过早患病与去世和他的工作压力有关:每念错一个字罚款200元,累计念错3个字就得进学习班。罗京是不是在我们不知不觉中念错过字,念错过多少字,只有央视内部人知道。但我猜想罗京是重视职业规范的人,知道不念错字是播音员的基本职责,他对罚款的压力一定是淡然的。可是,他对说假话的压力却无法淡然。和我们所有人一样,他需要工作位置,他需要养活自己和家人,他需要屈服,他需要先进,他需要字正词圆、一脸正气地对十三亿人说假话。对此,无论我们是否责怪他,他都不可能不责怪自己,他的良心都不可能安宁,因为他知道20年前发生的事情,因为他重视新闻工作者的职业规范,因为他明白新闻的生命是真实,而非党性。

       哀悼罗京,为罗京送行。愿罗京在天上获得宽恕和安宁。愿我们这些活着的人尤其是新闻工作者少受病魔的折磨,更少受不能不说假话的良心折磨,因为后者对新闻工作者身体的摧残胜于前者。

 

“夜话”2009年第11期,200961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