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疗保险的重大创新 — 再赞抗癌公社

二年前我写过一篇短文“赞抗癌公社”(http://www.hujingbei.net/n533c68.aspx),对张马丁先生创立的抗癌公社表示了我的道义支持。今天,我用自己的部分退休金收入向抗癌公社捐款,以表示对抗癌公社进一步的支持。

抗癌公社是专门针对癌症患者提供医疗保险的一种形式。我支持抗癌公社,首先因为我对癌症患者的同情,因为癌症可能成为国人的常见病,因为癌症是大病,“大病返贫”是各国尤其中国农村常见的现象,因为各国包括中国医疗支出的上涨速度都高于收入的提高速度。但如果仅仅为了上述原因,我完全可以捐款给从事癌症患者援助的慈善基金会甚至红十字会。我之所以特别支持抗癌公社,就在于抗癌公社是医疗保险事业或者行业的颠覆性创新;在我看来,它同时医保事业出现以来的最重要创新。

抗癌公社的创新在于它开创了保险金在投保人和受益人之间直接流动的保险收付方法。亲友间直接使用现金支持受助人的方式也许从货币出现后就存在了。我们大多数人也许都应用过这种方式给予或者获得过资助。但是,超越亲友关系的大规模的现代保险事业采取了另一种我们更熟悉的方式:投保人先付款给保险组织(无论它们是商业组织、慈善组织或者政府组织),后者再把款项付给同样投保的受益人。所有现代保险组织都建立在这一资金循环的基础上。这一基础的优点应当在于它当初是建立大规模疾病保险制度的唯一可行方式,而超越传统亲友资助的医疗保险,是现代非家族性社会在疾病风险前保障个体安全的必要形式。然而,这一基础的缺点也显而易见。第一,成本高。一个保险组织的效率再高,它总是需要大量成本去维持。第二,保险资金利用效率低。保险资金由于其性质而必须保证投保人在疾病紧急状态时有资金可用,因此各国对保险资金运用的管理都有很强的约束,保险资金几乎无法通过资本和货币市场盈利;如果考虑通货膨胀因素,保险资金在缴纳到支付的时间段中往往还必须承受巨额价值损失。用一个例子来说明这一点。保险资金类似一个有入口和出口的资金池。池子需要管理和维护;池中资金必然有蒸发。只要这个资金池存在,则不管监管的好坏和强弱,投保人缴纳的医保金就会大量地用于维护它和被蒸发。这个问题在我国尤其严重。根据我的不准确看法,如果不考虑蒸发而只考虑账目价值,我国医保资金可能只有百分之三十左右用于病人资助,大部分医保资金成了医保组织的维持费用。

抗癌公社采取了革命性的保险资金运转方式:社员将金钱即保费直接从自己账户转到患癌社员的账户;资金完全不经过抗癌公社或者它的管理者。这样,抗癌公社彻底取消了医保资金池,既消除了池子的维持成本,也避免了资金的价值蒸发。因此,抗癌公社几乎完全消除了医保组织成本。从经济学的角度说,降低产品生产成本的各种方式都是创新。而大规模地降低成本的方式则是革命性的创新。张马丁创立的抗癌公社便是这样的革命性创新。抗癌公社也需要维持成本。如果社员众多,维持成本估计不会超过社员间流动的医保资金的百分之一。因此,我们完全有理由说抗癌公社几乎完全消除了医保成本。这里特别应当提及的是,抗癌公社已经成功地“资助”过患癌社员,其可行性至少已经初步通过检验。不过,“资助”一词在这里并不恰当,因为得到“资助”的社员负有“资助”其他患癌社员的义务。就此而言,抗癌公社和单方面资助的慈善组织亦存在根本的区别。

抗癌公社的成本主要体现在公社网页www.kangaigongshe.com的维持和更新上以及对患癌社员状况的确认。迄今为止,张马丁个人几乎承受了上述所有成本尤其是无法计价的时间成本。我的些微金钱资助只是表达我对张马丁的一点敬意,表达我对中国癌症医保事业的殷切期望。

同时,作为一个经济学者,我建议抗癌公社利用网络公开财务。抗癌公社之所以能够取消资金池,是因为它利用了互联网。同样,抗癌公社也可以利用互联网公开自己的财务。我不知道在政府的容许范围内,抗癌公社未来向盈利性组织发展还是向非盈利性组织发展。当然,无论向何种方向发展,正如抗癌公式宣示的那样,社员之间的医保资金百分之百地用于患者。在这一前提下,抗癌公社的成本在未来社员众多的情形下也许可以通过网站广告和辅助产品销售收入来支付。在目前社员尚未众多的情形下,抗癌公社需要接受一些捐助;即使未来社员众多,抗癌公社也会接受捐助。我建议抗癌公社至少把它接受的捐助资金的财务在网络公开。网络财务公开不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相反,网络财务公开应当是抗癌公社继医保资金周转创新后的又一个创新。这个创新的经济学意义远远比不上资金周转创新,但它保证抗癌公社信誉的作用不可低估。

祝抗癌公社茁壮成长!

 

“双周夜话”,2014年第4期,2014527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