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的中国,我希望

    今天,以“8”这个幸运数结尾的2008年来到了。

    在这个时候,我衷心地祝愿我的家人幸运,我的朋友幸运,我的祖国幸运。衷心地祝愿2008年北京奥林匹克运动会幸运。

    作为一个40年前到农村、当了将近十年农民的我,我特别祝愿我的农民朋友幸运,因为他们是我们这个国家中最贫穷、最没有权力和最受到歧视的人,他们又是我们国家最大多数的人。同时,他们又是从50年前那个同样带有“8”的年头开始,从制度上正式落到了二等公民的境地。

    2008年,我希望我的祖国能够正式取消1958年建立的户口制度,取消把中国人分成两个等级、把“农民”身份的人变为二等公民的制度

    2008年,我希望我的祖国能够在取消户口制度的同时,正式地向在这一制度下受到歧视的中国公民尤其是被强加为“农民”身份的公民道歉。

    2008年,我希望我的祖国能够发布公民平等宣言和法律,正式宣布所有中国公民在迁徙和确定居住地时的人人平等,所有中国公民在就业、入学、休假、劳动保障、社会保障上的人人平等,所有中国公民在法律面前的人人平等。

    2008年,我希望我的祖国能够取消农民工与其他迁徙者的生老病死由其“身份户口所在地”负责(或“出生地负责”)的做法,而建立农民工与其他迁徙者的生老病死由其“常住地负责”的制度

    2008年,我希望我的祖国能够建立按照家庭而不是按照劳动者个人收入征收个人所得税的制度,让农民工和其他普通劳动者能够获得更多收入。

    2008年,我希望我的祖国能够对1958年开始发生的大饥荒做出正式说明。这场在二十世纪甚至有记载的全部中国历史上最为严重的大饥荒,我的祖国在取消户口制度的同时,也需要对自己、对自己的子子孙孙做出说明了。同时,我希望我的祖国能够在首都北京为在那场大饥荒中饿殍的数千万同胞建立一个纪念碑,纪念他们,警示我们自己、警示我们的子子孙孙。

    2008年,我希望我的祖国在取消1958年建立的农村人民公社以后,也正式取消农村土地的集体所有制,恢复农村土地的私有制。

    2008年,我希望我的祖国在恢复农村土地私有制的同时,承认农民拥有土地权益证书的权利,保证各个农民持有这样的法律证书。

    2008年,我希望我的祖国能够取消政府对农民土地的强制低价征用制度,恢复农民土地市场交易制度。同时,我希望我在祖国能够建立孙中山先生100年就提出的土地增值收益归公的透明的税收制度。

    2008年,我希望我的祖国能够在建立现代国家的方向上迈出一个值得子孙后代永远纪念的一步,这就是农民解放、公民平等。

    祝愿2008年 给我的祖国带来幸运。

 (“夜话”2008年第一期,2008年1月1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